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106章:莫之与京

宴会厅的顶部直接被捅破,两人已经失去踪影!

“我当然是……”

而这个光明的第一步……纪小暖笑的一脸猥琐的看着夏洛拿出金卡,帅气十足的将账单付了……

陌生人-忆风华:(v^v)鉴于你抢走了我的小落落,作为补偿,你要来我的帮派打工!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了下剑眉,鹰眸轻倪了眼颜若晞后冷然的问道:“周期多长?”

龙尧宸淡漠的勾了下唇角,突然转了方向,不从大路上走,反而绕进了旁边树林里的小路,顿时,夏以沫大惊的问道:“为什么不走大路啊?”

夏以沫听闻,嘴角的笑越发的大,苏沐风沉醉在她带着茫然的笑容里,一抹心酸滑过心扉……乔治远远的看着,沉沉一叹,抬了脚步跟了上前。

母子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以沫猛然想起什么,一把拉开乐乐就问道:“乐乐,你龙爸爸呢?”

“法律?”龙尧宸笑了笑,只是,那样的笑透着淡漠的冷厉,“沫沫,你变了……现在的你,不是那个一味用懦弱包裹自己的你,如今的你,懂得利用对你有利的来保护自己了,嗯,不错,还真是不错!”龙尧宸眸光猛然一冷,“但是,你却选错了对手!乐乐,我是肯定要带回来的。”

颜若晞安静的让龙尧宸倒弄着,她静静的感受着他的动作,心里却突然庆幸,眼睛看不到了,听力却要别一般人都灵敏许多。

突然,不规律的敲门声不停的传来,忽大忽小的,好似证明敲门的人的力气不能均衡一般。

电话里的人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夏以沫咬牙说道:“我不会让小宇坐牢的!”

刺耳的刹车声在贫民区变的异常诡谲,引来许多人的触目的同时,纷纷露出惊讶的嘘声……他们这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辆高级车来过?下来的人一看都不是一般人……

“我不会为难你……”莫忻然说着,即将秘书亮了眼,“我自己去就行了!”

秘书瞪了下眼睛,就见莫忻然已经越过她往办公室门走去,“莫小姐,莫小姐……莫小……姐……”秘书看着莫忻然已经推开了办公室门,顿时,一脸愁苦,欲哭无泪的看着。

顿了下,夏以沫突然发现,她不知道刑越叫什么,有些窘迫的问道:“你找我?”

龙尧宸看着那个急急奔出屋子的身影,嘴角噙里抹冷然的笑,薄唇轻启的自喃道:“你是会很快……回来!”

龙尧宸看都不看龙天霖一眼,对于狂傲的睥睨一切的他来说,只有他想不想,别的,根本不在他考虑之内:“走,不走?”

龙天霖开着车送夏以沫回家,可是,走了一截后,他发现身后有车跟着,他若无其事的轻倪了眼后视镜,脸上透着邪佞,只是,眸底已然噙了嗤冷的戾气。

“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龙尧宸冰冷的说着。

夏以沫抬起头看着龙尧宸,正好瞥见他微蹙的剑眉,对于他这样的温柔,一时间,她忘记了反应……

顾浩然有些失神的看着龙尧宸抱着夏以沫的背影,直到无线电里传来声音,他才收回神,“爆破小组进来拆弹,其余人带着孩子尽快撤离,除了爆破小组,这里不许留人!”

“阿宸,我好疼……”夏以沫娇嗔的哼唧着,“医院到了没有啊?”

夏以沫在别墅里一直哭,哭的眼睛酸疼的厉害,她就坐在沙发上,泪眼模糊的看着窗外飘着的细雨,脖子里的火萤石也因为她悲伤的情绪变成黯淡的绿色。

校长一见凌微笑来了,先是装了装样子的朝着一旁的助理交代了几句后,让他出去关了门,门一关上,校长就满脸堆笑的急忙站了起来,“龙夫人来鄙校任职,真是无上荣誉啊!”

“哪里哪里,龙夫人客气了。”校长暗暗嘘气,噙了小心的问道,“那个,不知道龙夫人这次到鄙校是……”

龙天霖没有说话,只是跟着经理往内厨走去,就在两个人刚刚到了厨房门口的时候,突然里面传来“哐啷”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二人的言谈十分的快,你一句我一句,让人无法思考话里的意思的时候,他们已经进行了好几个话题……莫忻然看着冷冽,冷冽也紧紧的看着她,二人的眸光都发复杂的不得了。

夏以沫收回视线垂眸,掩去苦涩的同时应声,“嗯,住过五六年。”她看看四周,“应该只是来过这里,没有住过……”

他沉默着看着她,月光下她的眼睛坚定的没有一丝犹豫。

“你想男人的时候。”冷冽冷冷的看着莫忻然,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果之前在怀疑她手里的玉鉴,那么……此刻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夏以沫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情绪,她本能的慌乱的垂了眼帘,将眼底那抹情绪遮掩……她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激的反应。

翻出了手套给夏以沫带上,龙尧宸脸色极沉的拉着夏以沫就出了门,在出门的空挡,他顺手摁了一个开关,顿时,原本只有夜灯的院子里,变的一片明亮,到处闪烁的小灯将雪夜映照的格外迷人。

站在院子里,夏以沫还是很茫然的看着龙尧宸,她自己穿的很厚,可是,龙尧宸却还是一套西装,她茫然的环视了圈儿四周后眸光落在龙尧宸身上,拧眉用眼神询问着。

“妈的!吃屎!”

苏沐风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拿着琴弓的手在脱离琴弦的那刻在半空中停顿,然后,好像手腕被坠了千斤重的物品一样的将他不愿意放下的手,缓缓的,缓缓的拉下……直到无力的垂落在身侧,琴弓的顶端抵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去?”乔治拧了眉头。

夏以沫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介绍自己,当听到里面说要挂的时候,急忙说道:“我……我是你早上带着去买衣服的……”

阳光普照到庄园内,折射在玻璃花房上,映衬的里面的蔷薇花各个娇艳欲滴。

“事情被人爆出来了,”沈麟将手机递了上前,“黑客使用了未知路径,将整个齐亚岛的电子设备都给黑了。”

`闷气,很不开心!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很忙!”言下之意,不说话,就挂电话。

夏以沫的唇抿的更紧,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嘴角渐渐噙了抹自嘲的笑意,直到此刻,她才赫然发现,她不但不知道自己住哪里,甚至……她连龙尧宸和龙天霖的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车被猛然刹停,龙尧宸开了车门就往小喷泉大步流星的走去,只是,还没有走几步,他就看到一个声音在夏以沫的身前停下,夏以沫红着眼眶仰起头看着那个身影的同时,人已经被拉近了那个身影的怀抱……离开,再相遇请假装陌生……

“是的!”秦枫接着说道,“上次刑越送过来的样本,我们找机会提取了颜展翔的样本做了比对,现在已经可以证实夏小姐是颜展翔的女儿了,所以,当年的事情抽丝剥茧下来,恐怕……夏志航的事情,和新旧两派的斗争也是有关系的。”

“那颜展翔派来的特殊兵那边……”秦枫迟疑了下,方才说道,“我打算派几个雇佣兵过去拖着,只要颜展翔确定您不会接着查下去,鉴于新旧派系和当年事情的心虚,应该会很快将人撤掉。只是……”

直到夏以沫的身影在眸底消失许久,龙尧宸方才拉回眸光,转身出了卧室,他本来是要去书房的,可是,站在门口微滞后的脚步,却走向了夏以沫的房间。

龙尧宸盯着那瓶牛奶微微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拉回视线偏头看向楼上……楼上依旧安静,这个是很不正常的,虽然他早上在别墅的时间很少,可是,却也知道,夏以沫不是个贪睡的人,一般都起的比较早,到这个点儿还睡着很……不寻常!

“宸少,a市来的特殊兵共有十人,目前行动命令并没有下达,但是,很有可能他们的任务是……暗杀你!”电话里,传来秦枫沉冷的声音。与其被动地承受,不如勇敢地面对;与其鸟宿檐下,不如击翅风雨;与其在沉默中孤寂,不如在抗争中爆发……路越艰,阻越大,险越多,只要走过去,人生就会更精彩!

苏浩听他这样问,又是一阵心疼,却又欢喜苏沐风能够问自己:“宸少对夏以沫是不同……虽然我不能确保宸少对夏以沫一直好,但是,宸少是对感情很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会放手,只要夏以沫随着他走,我想,他们会很好!”

“没有。”龙尧宸倪了眼夏以沫,继续认真开车。

“你又知道?!”sam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妈咪没事……只是有点儿发炎。”夏以沫再一次解释。

“阿……”夏以沫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和顾浩然的再遇是这样的情形,她刚刚开口的话一顿,微微扯了尴尬的嘴角改口,“还好,谢谢顾州长关心!”

“叔叔、阿姨好!”乐乐笑着说道,“我叫龙梓熠,龙爸爸和妈咪叫我乐乐。”

这下,换做曾月霎时间变了脸……

夏以沫不开心了,她坐在后座看着前面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突然有种落寞的感觉,以前乐乐总是黏着她,可是,一个月不见,昨天方才见到,乐乐竟然第二天就又投入了龙尧宸的阵营。

“夏以沫是吗?”电话里,传来令人极为不舒服的男人的声音。

乐乐笑了起来,一笑,脸上那深深的酒窝让人看着特别可爱,夏以沫偶尔看着乐乐的脸会十分的庆幸,他并不是很像那个人,除了那隐隐从骨子里透出的一些东西,乐乐是像她的!

他抬手,浅啜了口,让酒液慢慢的滑过味蕾后吞咽而下,感受着那带着微涩而甜的感觉。

龙尧宸微微暗了眸子,冷冷说道:“如果你想走回去,我不介意……”

冷冷瞟了冥洛一眼,龙尧宸方才说道:“我中媚药了。”

龙尧宸坐在露台上,修长的手指擒着酒杯,交叠着修长的双腿坐在那里,目光深谙而噙着微醺的悲伤的俯瞰着夜景,任由寒风肆虐着自己……

“沫沫?!”龙天霖开口,看着外面还在死劲往前涌的记者们,他们的身后是龙尧宸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他认识,“我带你上去休息。”

苏沐风眸底深处溢出一抹深沉的思绪,只是淡淡的说道:“因为我觉得,马上就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了……”看着乐乐好奇的眼睛,苏沐风只是笑笑,一副“这是秘密”的样子。

凌微笑脸色凝重。

夏以沫苦涩一笑,“还能有什么收获?”她目光看向远方,“他不要我,自然有人要我,不是吗?”

见二人茫然的样子,苏浩不屑的翻了翻眼睛,暗骂了句后方才说道:“一个人失忆,尤其是选择性的失忆,在医学的角度上来说,不是长久的,只要遇到什么刺激或者什么记忆的冲撞,很容易想起来……”他嘴角一勾,“当然了,这个失忆也有可能是宸少装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办了……”

“我同意!”刑越率先认同,“我从始至终都不相信宸少失忆了,宸少接受过最残酷的心理训练,怎么可能无法接受某些事情而选择性失忆?!”他看向秦枫,“疯子,你只能搏一搏了,因为,你只有苏浩说的这一个机会!”

“这是必须的!”夏以沫扬了眉,一脸的自信。

“嗯,看来这次我也帮不到你什么忙……”carina表示遗憾,“不过,如果你……”

电话接起,两边都在沉默,就在刑越准备关门的那刻,龙尧宸开口冷漠的说道:“如果没事,我就挂了!”

龙尧宸闭上了微湿的眼睛,鬓角轻动的咬紧了牙关去忍受这样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的痛楚,以前,无法体会二叔和三叔的痛,这刻,他才恍然,原来……这样的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也愿意承受的!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眉,他明明是下来警告夏以沫的,可是,话到嘴里却软了几分,而她此刻欲哭无泪的样子,让他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的凌乱了起来。

“叮!”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冷冽回过神淡漠的掏出手机打开……

“莫忻然理论!”莫忻然撇嘴,“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呢?整天跟在宸少后面也不见你自己操心自己的事情。”她故意转了话题,原本一见面她的问题,很快的被转移开。

夏以沫一惊,也想不太起来,迟疑的喏喏说道:“是好像落在里面了……”

“那个人后来又对妈妈说等他最多五年,冷氏集团一旦彻底的独立,不受贺玲控制,他就给妈妈正名……”嗤笑变的冷冽,他幽幽说道,“就这样,又一个五年,冷氏变成了真正意义的冷氏,可是,他又为妈妈许下了另一个承诺……当她六十岁的时候,必定加入冷家族谱!”

架着夏以沫的两个人漠视了哭叫的她一眼,动作没有停,依旧将她往外带着,二人的力气极大,抓住夏以沫的胳膊又故意用了力。可是,此刻夏以沫完全顾不上胳膊上的那点儿疼痛,脑子里全是那一片将苏沐风手周围晕染的血迹。

而逃跑的夏以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此刻,她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就在经过废砖处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了进去,反射性的,她就像推搡开对方。

“以沫,你没事吧?”小可爱上下打量着,“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里面我怎么好像听到有惊叫声?”

此刻,大货车的司机也走了下来,他看着这一幕,再看看跑来的夏以沫,慌乱的说道:“我,我出来她就撞上来,我,我也不知道会突然有车……这个地方平时没有人来的,何况这么晚了……”

**

龙天霖的眉皱的更紧,他抬起手在夏以沫眼前晃动了下,见她一点儿都没有反应,目光一沉,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微微倾身上前打横欲抱起夏以沫……

而此刻,她喊疼……

是伤口疼,还是心疼?!

“哦……啊?”店长痴楞楞的应完才反应过来,一脸奇怪的看着医生,随即咬牙说道,“那不是我的孩子!”

“这,这不太好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恩恩。”乐乐十分的赞同,“你和叔叔去,让龙爸爸一个人去自我深沉去吧……指不定回头龙爸爸心里不舒服,就追着你去太阳岛了呢。”

“咦,你分析的有道理……”夏以沫点着头,很是赞同,但是,转念一想,“那你……”

风在吹,扬起紫色上面有着白色小碎花的窗帘,原本一直看着很舒逸的窗帘此刻却变的刺目,这些全都是沫沫喜爱的……苏沐风嗤嘲的勾了勾唇角,拖着沉重的步子上前,缓缓俯身,手轻轻覆上那被飘进来的些许雨滴染到的琴箱,他的手从头滑到尾,手指轻勾间,“咔哒”一声,那锁扣便弹开,随着这一声,他猛然就紧紧的蹙了眉,手也不知道因为拉了太久的琴还是什么,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乐乐当时抿着嘴安静的打着手势,他本来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那刻为什么出来了,正好看到这一幕。

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

“够了,够了,够了……”乔治大吼的拍打着门,怒吼的声音气愤却又心痛的传来,“沐风,我求你好不好,不要再拉了,你会走火入魔的,你会被琴声反噬的,别拉了……沐风……快开门啊,你停下,你停下——”

甜美的机械声音传出,乔治顿时愤怒,他不死心的又拨了一遍,还是同样。

夏以沫却急的上了前,她之前就留意过了,所有的房间虽然都很干净,可是,空空的,能住的就只有乐乐的房间和龙尧宸的。

为什么将她扔来扔去……

就在龙尧宸脸上渐渐透出危险气息的时候,电话铃声传来,他看也没有看的接起的同时放到了耳边。

“走吧!”顾浩然思绪徒然拉回,轻倪了眼一旁的曾月,双双离开了金华演奏厅。

她一时心软,却忘记了龙尧宸的警告……

话落,夏以沫极力的挣脱了龙尧宸的钳制,开了门就欲下车,可是,人还没来得及就被龙尧宸一把拉回,紧接着,人已经被龙尧宸抵在了车座上,而龙尧宸则侧身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几次想要起来都最后被推回。

她每天倔强着逃避,可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龙尧宸根本不会放过她,就算他明明不爱,但是,强硬的他却觉得属于他的东西被夺走,那是不允许的……当初,留下乐乐,她到底做对了吗?

“怎么?还这么怕看到我?”颜若晞嗤嘲的看和夏以沫的背影,“这个方向……你从绯夜来的吧?!怎么?又没有见到乐乐?”

沉浸在悲伤里的夏以沫,此刻完全没有去理解龙天霖的意思,只是,抬了眸,想要去遏制不停溢出的眼泪……

夏以沫疑惑的换了鞋后去了厨房,就见苏沐风在厨房里忙碌着,她微微皱眉:“阿风?”

不管是emp还是绯夜,更或者是xk,哥的时间不可能会这样稳定的。

“这么多年不在他身边,我不想和他生疏!”龙尧宸淡漠的说完,提醒道,“你还有二十分钟!”

**

龙尧宸淡漠的轻倪了眼,打了个响指,侍者上前恭敬的询问:“先生,可以帮到您吗?”

吃完早饭,夏以沫不知道龙尧宸会不会回来吃午饭,但是,想想还是去准备一些食材才好,她上楼换了衣服,拿过包就去翻钱包,可是,翻来翻去,竟然没有……

“钱包呢?”夏以沫自喃着将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扒拉了下还是没有看到钱包,她努力的回想,猛然瞪大了眼睛……她这次出门竟然忘记装钱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