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141章:和盘托出

刀锋的一抹寒光,映『射』在滕青山瞳孔中。

“这一幅画,最起码画到中午才能成。”诸葛元洪笑看着滕青山,“青山,你喜欢画画吗?”

只见,那里摆放着厚厚一大叠羊皮,摆了三摞。

这群人,是归元宗真正的高层!滕青山此刻就在这群人当中。

“弟子愿意。”滕青山躬身道。

咻!蓬!

“成了!”

作为三大龙马之一的黑魇马,背负着近两千斤。跟普通乌纹马一起奔跑,轻松非常。其他八十一根尖刺,则是分到了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每人身上,或是三根,或是两根,每人携带着也不重。

“宗主。”滕青山恭声道,“我想,那赤鳞兽鳞甲打造的战甲,给我表哥一套!也希望宗内,能好好指导我的妹妹。”

“亲传弟子?”

平淡声音响起!

“嗯?它看到我?”滕青山见这赤鳞兽朝这边走过来,特别那眼神中的杀意,令他心底一惊,随即冷然一笑,“不过……这头赤鳞兽,恐怕还不知道我也看到它吧。”滕青山看了赤鳞兽一眼,便不看了。

赤鳞兽悄无声息地靠近,当距离滕青山十丈时!它的瞳孔瞬间收缩——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轮回枪,一枪连一枪,快似闪电,每一枪都势大力沉,蕴含着可怕巨力!而且,每一枪都蕴含惊人的漩涡力道,当生生不息的枪法连接起来,即使是厉害如赤鳞兽,也感到它庞大的身躯陷入在一个无形的大漩涡中!

这股感觉,持续了大概盏茶功夫,旋即,便缓缓消散了。

“面具?”滕青山惊讶地拿起那两张肉『色』的人的面孔,“难道这就是人皮面具?”

之前夺得黑火灵根,只是他身法诡异灵活。单纯论速度,并不是太夸张。依旧在周围武者承受范围内。

滕青山眉头一皱。

“轰!”平静缓缓流动的岩浆河流猛地爆炸开!

锵!

“啊——”

蓬!

“青山!”滕青虎急切喊道。

“不!”杜九那三角眼中满是惊恐,猛地一扭腰,借助强大内劲总算转过来,他总算肚皮朝下了,有机会逃了!可他这一转身,他就看到已经到眼前的炽热岩浆流了!

滕青山清晰感觉到枪杆中传递过来的诡异震『荡』劲道:“好厉害的高手!不显山不『露』水,《地榜》中根本没有此人,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估计是苦修数十年,很会隐忍的高手吧。”滕青山手中长枪却迅疾的很。

只见那雷神刀‘吴越’一脚刚踩到那黑『色』大石头上,“呼!”那右脚便冒出了火焰,着火了!那雷神刀‘吴越’甚至于都来不及上前两步,采摘下黑火灵果!只见那雷神刀‘吴越’就在右脚刚落在石头上的同时——

“滚开!”吴越一声咆哮,猛地一挥刀,他所飞的方向武者们立即暴退,吴越直接一个翻滚,而后盘膝落地,同时抓起自己右脚。只见那右脚的鞋子早就燃烧掉了,而右脚的皮肉也烧地通红,鲜血淋漓,隐隐还看到脚趾骨。

只是……

“冀鸿,看在咱们年轻时也有一番交情份上,我给你退路。你可别以为我不敢下手!你们三人中实力最强的应该是那‘滕青山’吧。哼,杀死孟田,实力是不错。不过,跟我比,差远了!”秃顶老者冷漠道,“我数到三,你们再不走,别怪我无情!”

反正对方也抓不住他任何把柄。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相视一眼。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许久,滕青山只能选择退回去。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嗯,这事得禀报给统领。”杜洪也点头。

沿着黑暗幽深裂缝,滕青山他们抓着藤曼,迅速地朝上面攀爬上,一口气便攀爬了上百丈距离,而后一跃就上了那洞『穴』通道平台上。

就在三人聊着的时候。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能名传天下,即使死,也甘心啊。

黑夜,一支支火把点燃,将周围映地通红。

锵!

悄无声息的,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一根毒针,悄无声息地猛地一窜,速度之快,动静之小,司马峰根本来不及反应。

火中取栗,愈加的阴柔。

大声说话,又引起内腑伤势,司马峰不由咳嗽,咳出血来。

“谢滕都统,手下留情。”司马峰一拱手,随即在门人搀扶下离去。

滕青山在空旷场地中,站了好一会儿,见没人挑战,这才走回人群中。

“不过他二十六岁那年,带领宗派人马征战,断了一臂,也就沉寂了下去,这一沉寂也就近二十年,不过近两年,他名气开始飞速提高,三次大战,接连击败三名《地榜》高手,未曾一败。他的刀法以迅猛著称,绝招一出,就仿佛一道青『色』雷霆,所以被称之为‘雷神刀’。”冀鸿赞叹道,“这雷神刀刀法,过去并没有,明显是他自创的。他现在名列《地榜》第九!可他未曾一败,所以,他的排名或许还能再提升!”

冀鸿一声令下,八十几号人都上了战马。

……

足足十二顶大帐,其中有两顶大帐是让那十名仆人休息的,以后煮水烧饭等,都是这些仆人负责。滕青山他们可以安心寻找黑火灵果。

“嗯?”滕青山瞥了一眼前方,前方正迎面走来一群武者,那群武者一看滕青山他们就从滕青山他们的‘制式劲装’中分辨出是归元宗的。为首的武者,是个年轻人,却是是个秃头,一双死鱼眼,肩膀上还有一只秃鹫。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有凑热闹的!

为首的两人,滕青山一眼认出来!

“吃了黑火灵根,就让人一下子拥有万斤巨力!这黑火灵果蕴含的神奇能量,的确是大大加强了人体潜能!现在我的身体潜能已经无法再挖掘,如果吃了这黑火灵根!”滕青山真的期待了。

诸葛元洪淡笑道:“黑火灵果,对赤鳞兽非常重要,吃了黑火灵果,它才能蜕变。所以,到时候它也会跟你们争!如果赤鳞兽没吃黑火灵果,成熟期的赤鳞兽,身高过两丈,虽然也强,可你们还有滕青山一同联手,还是能杀了那赤鳞兽的。那成熟期的赤鳞兽,它的鳞甲一旦穿在身上,非先天强者,将无法攻破。是无价之宝!”

“是!”

讨论方法策略,是高层的事。

滕青山暗自点头。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朱兄,你招待已经够好了。不过,我黑甲军现在刚过招收新人阶段,我这一营人马,也会补充新人。这黑甲军军士要补充、淘汰、训练,有很多事情要忙。真的不能再留了。”滕青山说道。

天『色』已黑。

信鸽传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当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资本专门去训练信鸽,并且在各地有情报点。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这信鸽飞行,根本不需要管下方有江河阻拦、大山阻拦,加上,在这九州大地上,天地灵气孕育下,这信鸽飞行速度同样极快,一些绝顶的信鸽,可以一天就贯穿一州之境。

而比如三大龙马中的‘黑魇马’,能日行五千里,可是因为道路曲折,要贯穿整个扬州,也需要一天时间。

虽然说滕青山的父母,不是归元宗弟子,不能算最信任的那种。

在心底,诸葛元洪已经有意,将滕青山当成下一代的宗主来培养!这归元宗宗主,并非是父亲传儿子,而是选最优秀的弟子!

呼!

轻功——天涯行!

管你什么招式,管你什么意境!

内家拳的巅峰力量!

……

“朱兄,咱们损失怎么样?”滕青山询问朱崇石,朱崇石脸上浮现一丝悲哀之『色』:“我麾下的八十名护卫,死去三十六位,重伤十八位。其他的,也大多有着轻伤。也就是说,还能一战的,只剩下二十六人。”

且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