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19章:一筹莫展

黄鸟星一座酒楼内,这座酒楼同样可以住宿,而秦羽、侯费便住在这里。在黄鸟星中休息一日,秦羽他们也要开始再次出发了,只是在出发之前,他们必须确定黑羽如今所在的位置。

秦羽的脑海中不断地想着。

秦羽满不在乎一笑:“好了,你大哥不是笨蛋,来,喝酒,明天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呢。”

两柄神剑分别在二人身旁悬浮着,正是景皇剑、流景剑。

木延仙帝恭敬道:“两位陛下,秦羽就在今天,刚刚和侯费离开了翠云星。就他们两个人。”

只见侯费身影仿佛瞬移一样凭空出现在大殿内。

侯费有传承禁地才修炼到近三级妖帝的实力,小黑呢?

“太快了!”秦羽脸『色』一变,借力后的长棍速度超乎秦羽的反应界限,他根本来不及用刚才的方法。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青护卫连忙跪下惶恐道。

“孙猿,你说秦羽能够活着出来吗?”牛魔皇轻声说道。

自己族群的传承禁地,岂会给他人进来?

如今的禹皇即使笑,都让人生出畏惧之心。

秦羽没有丝毫怀疑。

“牛魔皇还没有回来?”秦羽疑『惑』了起来,这些天他根本没发现蛮乾派人传话什么的,不过秦羽也明白,当时蛮乾说的‘等三天’也只是虚数。

“这就算了,你这小子不吓死人还不罢休了,一口气弄死禹皇麾下二十六个仙帝,还有个青血剑仙!”蛮乾瞪大眼睛看着秦羽。

史信大喜。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秦羽微笑着说道。

单单晶石的种类,就有好几十种,那些符篆秦羽也只是看懂部分,绝大部分也是一窍不通。没办法,对于这方面秦羽本来就不擅长。

“对,我也听说是八级妖帝火麒麟,你们难道不知道吗?那个禹皇弄那么多仙帝布置锁元炼火阵,还用寂尽天火妄图烧死秦羽前辈。”另外一个妖界之人昂首道,“寂尽天火,一般仙帝是必死无疑,禹皇怎么都没想到,秦羽前辈他本体是天地所生的火麒麟,用火烧火麒麟?结果当然无须多说。”

那些谈论兴奋的人,还不知道刚才那人就是秦羽呢。

在秦羽看来,逆央仙帝毕竟是八级仙帝,一个神界的毒虫而已,有如此了得吗?

飞升神界的人,都可能栽在神界毒虫身上,这神界毒虫未免太恐怖了些。,

可是,血龙‘敖无虚’这个嗜杀的人,却不在乎什么以大欺小。秦羽既然有了命令,他敖无虚就会努力做到最完美,能杀者一个不留。

二十年了!

此刻他们听到禹皇命令想逃了,可惜……来不及了。锁元炼火阵被撞碎让整个空间都震『荡』起来,十六位仙帝根本不能瞬移。

“对。”敖无虚冷视着禹皇。

秦羽淡淡一笑:“敖无虚,敖无名是我兄弟,我也尊重你,好,我答应你的要求。”

这点他完全理解,正是蓝雪星面临禹皇、雪天涯的追杀,秦羽才领悟出了《流星指法》以及属于帝级高手的‘域’。

“这也是那个澜叔炼制的?”屋蓝连忙追问道。

秦羽点头,别人对自己如此,自己也不能过分,在心中秦羽已经决定,如果自己能够到了神界,肯定会让屋蓝回归自由的。

显然离开族群,离开家乡,也瞿也有些难受。

“秦羽,这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敖无虚,本体可是龙族前所未有的变异超级神兽‘血龙’,在不久之前,功力更是达到了八级妖帝。”

而他身旁的木延仙帝也接到了讯息,木延仙帝看向禹皇,带着一丝期盼道:“陛下?”木延仙帝虽然也算是心狠手辣,可是要烧掉一颗星球,这实在是太残忍了点。

十六仙帝当即遵令,一道道寂尽天火离开了那团『液』体,失去寂尽天火地灼烧,那些『液』体眨眼间便凝固了起来,化为了一团固体。

承受过一次攻击,秦羽对姜澜界的防御已经有了底。

秦羽听到这句话,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大哥,让他休息一下吧,他如今才是空冥期而已。”一名美丽的白衣女子走了出来,正是澹梦,这时候澹梦手中正捧着一盘子,上有一水果。

有澹梦、婉儿、屠刚、孔岚四人陪着教育着,牛娃虽然还记着孩童时代的那场惨剧,但是整个人却非常的乐观,他只是记住了大仇人……禹皇。

禹皇心中发苦。

秦羽仙识从姜澜界逸散了出去。

过了片刻。

禹皇没有动手,因为禹皇听说过秦羽的速度多么惊人,他一人要抓秦羽肯定很难,所以他准备让青血剑仙、黄袍仙帝从另外两个方向,三人围住秦羽!

高手寂寞。

“恩,说的也是。”龙皇赞同。

白芷星系西边的星系,名为‘血河星系’,这血河星系整体为长条形,星系外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如同一条血红『色』河流一般。

左边那白衣青年恭敬道:“如今已经有十六个仙帝到了那三个集结星球,其他仙帝还在赶来途中,估计一日之内,绝对有四十八个仙帝赶到。”

连银花姥姥都如此说了,青帝自然不再多说。

在这个时候,整个礁黄星弥漫着强大的能量,如果用大挪移那是找死,只能靠星际传送阵才能离开。星际传送阵周围大量的人都要从星际传送阵离开。

仙帝!

青帝看着银花姥姥的背影,随后转头看向秦羽住处的方向,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降下身形,秦羽落到了月牙湾边缘。

“在下正是秦羽,应青帝前辈之命过来的。”秦羽也很是有礼的说道,在仙魔妖界,秦羽是不想惹人的。可是有些人……秦羽却是必须惹的。

“有了。”青衫男子的声音响起,同时鱼竿拿起,只见鱼钩上正有一条长六寸,背部有三条银线的鱼儿。

忽然青帝突然清醒过来看向秦羽:“哦,秦羽,光自己回忆过去了,都忘记了和你说话了。唉,这人岁数大了,就喜欢回忆了。”

秦羽心中却憋屈了:“还算不错么?”

且不说这个银花姥姥为何知道自己有神器战衣‘黑凝雪’,但是银花姥姥所说的……整个仙魔妖界能破神器战衣,竟然足有十个!

以禹皇的速度,这么长时间以来估计也能够过了一两个星域了。

一个个白衣身影穿梭在冰风宗内,整个冰风宗内洋溢着喜气。

秦羽笑看向白衣女子:“你认为我看不出来周围有护宗大阵么?”

羽梵仙帝离玉清子住所本来就很近,秦羽到达玉清子住所的时候,羽梵仙帝实际上已经到了,只是羽梵仙帝没有出手。

“玉清子,还记得枫月星那一夜吗,那一夜你的人杀死了我徒弟,而今日,我便杀了你,别担心,不单单你,那个潜启仙帝终有一日会陪你一起的。”

在灵魂开始溃散的时候,秦羽的传音在玉清子脑海中响起。

“世界原来是这样的,无边宇宙空间拥有着其特殊的规则,每一分能量,每一种存在都有其存在的原因。”秦羽看着姜澜界每一分空间。

“那《十八式指诀》在如今看来倒也算是复杂麻烦了,真正的攻击只需要几种就可以了,融合域的攻击,才是属于帝级高手的攻击。”

这是禹皇和雪天涯认为可以抓住秦羽的最大依仗。

当然这第二种方法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因为模拟对方气息毕竟是模仿,绝对不可能完完全全一模一样。那些到来的仙帝、魔帝对秦羽的气息认识是有所偏差的。

原来……有时候两点间攻击的最佳线路,并不是直线,至少不是那种死板的直线。

十绝指芒溃散,金『色』残影继续继续『射』着。

如今秦羽依旧是黑洞中期。

“好,就这样定下了。”秦羽心中有了十足把握。

秦羽静静走在街道上。

这二人一动不动。

然而半天后,禹皇和雪天涯脸上都渐渐有了一丝焦急。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发现。”雪天涯打断道。

八级仙帝,八级魔帝。

时间流逝……

冷冰冰的红发少年,突兀地转头看向秦羽,那目光仿佛利箭『射』穿了秦羽的心脏,秦羽心中一阵抽搐。

秦羽瞳孔一缩,仅仅这突兀的一眼秦羽终于非常肯定的判定了,这个神秘的八级魔帝就是来杀自己的。

“雪天涯,你的速度也挺快的啊,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禹皇也传音说道。

而方圆万米,差不多足够二人施展开身手了。

秦羽再次被这二人给包围住了。

“轰!”

『迷』神图卷啊。

不约而同的,禹皇和雪天涯都是停止了战斗,他们的仙识、魔识都疯狂的逸散开去,一下子便覆盖了整个蓝雪星,甚至于覆盖到蓝雪星周围的星球。

雪天涯目光『射』向西北方向:“杀你徒弟的人。”

“算了,去仙界也不急在这一两日,靠大挪移穿越两大星域的边界,我还没那么大本事。”

“近了说,和秦羽交情非常好的龙族的敖无名。敖无名将来就是龙皇,就是现在,敖无名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不比我差。”禹皇肯定道。

秦羽有些感叹。

总共六个时辰吸收的元灵之气,对于已经吸收外界元灵之气十五年的姜澜界而言,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不像过去面对玉清子这样的一级仙帝剑仙,连近身都做不到。

雪天涯点了点头。

“我知道。”血衣淡然点头,“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奴’去隐帝星,这根本是错误的。他太强硬了,根本不知道隐忍。”

雪天涯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自己的儿子在批评郭奴,实际上当年的‘血衣’和郭奴差不多,即使到今日,也只是稍微有些进步而已。

秦羽对于君落羽的决定还是很赞同的。

“有人星球大多有着厚厚的保护层,日间几乎不大可能看清宇宙星辰。相反在这些无人星球,一眼倒是可以看清楚宇宙星辰。”

所以元灵之气不断地朝姜澜界内流入。

隐帝、黑仙帝、白仙帝都是冷着脸。

隐帝沉『吟』片刻,徐徐道:“雪天涯你也就一个儿子,虽然他此次冒犯了我孙女,看在你雪天涯的面子上,我也不要他『性』命。”

雪天涯略微一顿,便道:“可以。”

林隐是谁?

林隐淡然道:“第三个要求很简单,君落羽和你儿子有恩怨,彼此相互厮杀倒也算了。但是这位叫秦羽的小兄弟……”

秦羽笑着道:“林霖姑娘不必多说,我知道自己什么实力。但是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我当初承诺,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现在听来似乎是句笑话了,可是林霖姑娘只需要在心底记住这句话,如果那天用得着我,不嫌弃我实力低,便可传讯给我。”

“义女,义女,哼!”一道冷哼声从敖无名身旁传来。

以林隐的实力,绝对可以霎那到达事情发生地。

“被秦羽收入了仙府当中。”血衣看向秦羽。

“秦羽、落羽、妍儿,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隐帝前辈,这两位是黑仙帝前辈,白仙帝前辈。”敖无名笑眯眯说道。

“雪天涯,今天这事情是你的儿子血衣不对,难道你认为……你儿子要谁为他徒弟陪葬就让谁陪葬,竟然还要让我孙女陪葬,哼,霸道我孙女头上了。”林隐这个时候丝毫不给雪天涯面子。

秦羽微微错愕。

但是这道光芒以更快的速度反弹了过来。

“血衣,龙族有两大高手你要小心,龙皇那是不必说,连为父也自认不如。至于另外一个龙族皇子‘敖无名’,他虽然只是七级妖帝,但是他身为五爪金龙,真正实力不在为父之下,你虽然有神器战衣,但是敖无名拥有至强至刚的神枪破坚,在他面前,你是否能够保住『性』命还难说。”

听到?

禹皇脸上恢复了往昔的淡然:“圆蓝,让你派人跟踪那群人有什么结果了吗?”

在禹皇心中,秦羽只是‘澜风’的师侄,只是一个飞身上来不久的小人物而已。禹皇心中,真正看重的是澜风。

‘姜澜界’上面的金光消散了,再度恢复成了绿『色』小塔。

秦羽如今修为太低,根本不知晓能够炼制出控制时间流速的空间神器,这代表了什么!

开启姜澜界第一层,身为姜澜界的主人,秦羽当然知道这姜澜界本身防御厉害。

“虽然仅仅打开第一层,却让我修炼节省了十倍时间,连危险之时也有了藏身之所。”秦羽看着手中的绿『色』小塔很是兴奋。

“好,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大哥,别说了,那些东西来自于宇宙空间绝地危险之处,聚集了如此之多。随便降下百份中的一份,我们整个隐帝星都要化为灰烬,包括我们三人。”

“无名,龙族内传来消息,在半日之前整个宇宙空间能量都发生了震『荡』,并且不断地朝隐帝星汇集。”怜竹脸『色』有些严肃。

至于自己炼化那么多金仙元婴的能量,在紧连着‘黑洞通道’的那块区域,那块区域非常的小。在无边无际的‘糨糊空间’中,秦羽炼化的那团能量占据的地盘只有两三米长宽。

“你有分身,难道我没有?”其中一个秦羽冷酷一笑。

分身?

秦羽就是不死之身!

魔帝血衣冷冷看向秦羽:“是你杀了我的徒儿‘奴’?”魔帝血衣那犹如实质一般的气息散发开来,压迫向秦羽。

魔帝血衣单手持刀,目光渐渐冷了,“随身携带的洞府,你手中的短剑神器,你师尊对你很宠爱,可惜……无论你师尊是谁,即使是神,我也要杀你。”

一股恐怖的气劲轰在神器战衣表面,随后只剩下不足一成的部分出现在了秦羽体内,直接朝秦羽丹田位置攻击而去。

那些准备攻击秦羽的气劲能量直接被秦羽的黑洞给吸收了,连渣都不剩下。

“啊,你看他现在的表情。”思思忙道。

“你有病。”思思怒骂道。

秦羽盯着林霖,目光发寒。

红发少年,郭奴,八级魔王!

各种属『性』不同的能量撞击爆炸了开来,一朵朵绚烂的烟花在整个隐帝星上空形成,爆炸所形成的空间震『荡』却根本无法接近隐帝星内部。

那白发老年人也不多说,他的师尊知道禹皇到达这点根本不必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