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4章:最强魔

也幸好是易峰掌握了创世级印诀,不然如此速度的本源之光冲击,他绝对难以坚持太久,纵然是肉身依靠强悍的品质可以短时间不毁,小命也依然会完蛋。

“呵呵,相对于惨死,我现在应该算好的了吧,别哭了。”毕竟芸霜是女儿家,就算是再怎么好强,也有软弱的时候,易峰此时只能表现的乐观点,其实他的伤也没有严重到多么危险的程度。

不过,易峰的领域虽然强悍,可以让那大鸟双翼扇出的风刃速度大减,可那大鸟口中喷出的风刃却更加强大,竟是割裂易峰的领域,易峰不得不对自己周围发动空间凝固法术,再次削弱风刃的速度与威势。

在开天斧如此攻击下,星球登时一分为二,其中布置的创世级阵法或禁制,也相继破碎,许是存在的年月太久而变得脆弱。

——————————————————————

——————————————————————

饶是有着火龙甲的防御,那仙符与上品仙剑的爆炸,也让易峰受到颇大的震荡,甚至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而内腹之中也是一片激流汹涌的形势。

任谁能够想象,就这么一株一尺高的小树,会蕴含了那么庞大的能量。

“你为何没有兑现承诺将易峰击杀?”虚影革坦有点怒气地问道。

一般而言,纵然是诞生一位夫性五爪金龙,其母亲都要折损很大,分娩后至少都需要休养个几百万年才能恢复。而诞生母性五爪金龙在以前没有先例,故而龙皇与龙皇妃都没有经验可以参考,不曾想禾儿公主居然是在龙皇妃肚子里孕育了近千万年。

不论问谁,大家都说肯定有神界大陆的存在,可就是没人说的清楚,以往的修士突破到天神之境,都会离开贫瘠的星球去寻找神界大陆,却没有一个人再回来过,偶尔有天神级高手经过这些贫瘠的星球,却从来不会停留下来,因为那些天神似乎也在寻觅神界大陆。

本来是自己压着大个子怪物打,情况一片大好,因为大个子怪物的忽然开窍,形势可能要发生逆转咯。易峰的攻击已经发动,距离如此近下,他根本难以收住,斩天剑裹着九系神灵之力,斜着劈向了大个子怪物的肩膀。

与易峰想象的一样,那六角星芒阵在极品仙剑的全力挣脱下,在风火珠的席卷下,虽然还显得十分稳固,但当易峰驱使斩天剑轰然击中它时,阵法顿时爆闪光华,然后上面流转着的阵法波动也渐渐消散。

再则,以麒炎的实力,压制住一颗极品神丹的药效还是可以办到的。

而又似乎是那无形的波动故意放水,也有一些魂力不断透过波动,缓缓渗入到易峰的灵魂之中,易峰的魂力修为也开始不住地膨胀着,直到天神级才堪堪止住。

就这么被围着,想要冲出去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易峰经过一番思量后,便决定自己先到这建筑群中看看,若是有什么机关可以帮助大家出去,他再出来。

来到大门口,易峰细细观量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匾额之类的东西来说明这里是为何处。大门虽然是紧闭着的,但看着应该是随手都能够将之推开。

任谁也无法相信,本来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两宗高手,竟会如此陨落。

易峰几乎是窒息了,紧张万分地看着那负极能量,让他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的事情发生了——

易峰则是催动天火玉净瓶喷出炙热而又冰冷的火焰迎上去,却是真还将那冰箭全部挡住,同时火焰也迅猛地扑了过去。

完全是一场混战!

以往,七个金色大字在诅咒的作用下,根本坚持不了太久就会沉入斩天剑中,可这次似乎是被压抑了太久,一腔怒火完全爆发出来,竟是死死地挡住了诅咒的攻击,毫不示弱地与那黑雾对攻,在易峰三人的配合下,斩天剑并未处于弱势。

转身,易峰迈步就要离去,再也不愿与那银色小剑为伴一刻。可是,他还未走出两步,就听身后一阵震天之声激荡而出。与此同时,一股浩荡的威势弥天而起,易峰还未转身,便被那威势推倒在地,不禁发出一阵惨呼声!

在一个颇为宽敞的房间里,中年修士坐在一张椅子上,跟着来的几位弟子全部都站着,不敢吭声。

由于易峰的强势表演,两位本来就摸不清楚对方底细的不死主宰,在短暂的交流过后,竟然不战而逃,转眼便没有了踪迹。

当然,即便两位不死主宰破开了至高神的诅咒,到了神界大陆,也未必就能胜过两位美女主宰,毕竟她们俩太特殊了。

血焰魔帝则是边饮酒,边挥手对易峰说道:“不必焦急,最多三五日,他必然会来,而我们在这里小酌美酒即可。不过,听说这花雨星上有位花雨仙门,乃是仙界之中为数不多的门人全部由女子组成的仙门。可惜了,今日无缘去拜会了。再则,以我们魔修的身份,只怕是去了花雨仙门就会被扫地出门。”

易峰让骆风先拖着,顺道查查那笑萱的底细,自己依然向南而行。在易峰算计中,久候不到自己回去,那笑萱应该会识趣的离开才是。

“呜呜……”

“妖孽!收起你那一套鬼把戏!快快受死!”陆长风显然也预料到了女鬼能够躲过自己的攻击,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火红色飞剑抛了出去,直取女鬼所在之处。

易峰此时一身功力被禁锢,只要那女魔心念一动,其沉入易峰体内的真元力就会当即溃散易峰的元婴。如此一来,易峰连以灵识驱使法宝攻击的念头都不敢有,除非有把握一次攻击就将女魔打得形神俱灭。

“怎么?诸位准备在康州城内对康州城主动手?”康州城主虽然被许多神王高手围在中央,但面色却不变分毫,冷笑着对众位外来修士问道。

故而,这位神君虽然怒目瞪着易峰,却是迟迟不敢动手。就是不提那位神秘高手,单凭易峰此时的实力,也让这位神君难以揣摩。

受此影响,易峰也是胸中一闷,一股血箭脱口而出。

虽然裂天镰并未完成终极蜕变,但其毁灭法则已经圆满,实力彪悍之极,一举击杀两位强敌后,几乎在片刻之间便将之炼化成为了毁灭凶魂。

易峰知道,若是裂天镰再承受几次本源之光的攻击,恐怕会当场形神俱灭。

不过,现在也容不得易峰多想,一旦那三位散仙回来,一旦南宫雪琪被带走,自己就更没有机会了。

四劫散仙毕竟是修真界的高手,争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经过短暂的失神后,他便回转过来,手中却是多出了一把金灿灿的长剑,同时身上也是金光耀目,宛如金甲战神一般威风凛凛。

作为剑宗弟子的易峰之前还被正道高手看好,他虽然一直用着魔宝,但毕竟还是为正道立过战功的。但此番却是杀掉了一位四劫散仙,还放走了魔尊之女南宫雪琪。

当然,想要将那些神功或功法完全领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易峰却可以将黑风老魔传来讯息再次整理一番。

“你还会害羞?”

易峰听此,不禁眼眸一亮。上次九魅狐妖离开太快,并未将这部功法详细介绍,此番易峰之所以旧事重提,实际上就是想从她口中套出点有用的话来。当然,不论如何,答应了九魅狐妖的一个条件,易峰肯定会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尽力办到的。

这一回合比拼,谁都没能占到好处,但是却也没人再敢小视易峰。

末原仙帝只是对易峰苦笑一下,接着便带着强盗团飞速转移。这一次打劫虽然看似不怎么成功,但收益却比上次多了很多,毕竟邀霞城也算得上是繁华大城,其中财富自然是很丰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