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34章:三位一体

众人看了这玩意,顿时心里一凉。

于是忙是拜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道:“这……这……”

这是多不可多得的机会,自己为啥……就将所有的关系都撇干净了。

往日,对于方继藩这家伙的话,张懋、谢迁人等,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的,虽然这个时代,也没有标点符号。

弘治皇帝心思一动,可随即,更加震怒:“你敢威胁朕?”

“就只有这些气力吗?”

只剩下最后的意识,条件反射一般粗重的呼吸。

首领们依旧跪着,王守仁走一步,他们便膝行一步,纷纷道:“愿为至尊大可汗效力,死而后已。”

谁晓得那礼官,手里拿着竹简和笔,跑的更快,说不准陛下在下高台时,还会有什么交代呢。

一听萧敬居然没去,大怒,生生揍了他半个时辰,现在的萧敬,已经开始恨自己的爹娘,为啥要让自己来做宦官了。

朕……朕……

方继藩站在王守仁一边。

有的感觉庆幸,有的心带不甘,可此时……他们纷纷匍匐于地只好继续高呼:“万岁!”

站在身后的方继藩,心思复杂无比。

萧敬冷笑:“不像。”

朱厚照亲手从食盒里,取出了参汤,小心翼翼的端在手里,这参汤还是热腾腾的,他捧着,上前:“父皇……”

“噢。”刘瑾跑的飞快,一溜烟的去了。

那么……按照规矩,大明所采取的盟誓之礼,势必要借鉴当时唐朝的经验。

他们不厌其烦的,替代每一个角色,包括了如何行礼,皇帝站在哪里,侍卫应该站在哪里,各部的首领又在何处。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少年,便提着花篮子,沿途开始洒出花瓣。

这么一吼,山河变色。

后来,邓健又想请人来舞狮,还是被王不仕拒绝了。

哪怕来一段山歌,那也美得很哪。

“陛下说的是王不仕?”似乎早料到,陛下会来盘问,方继藩显得出奇的镇定。

方继藩笑嘻嘻地道:“谁说儿臣不戴。”

邓健笑呵呵的继续道:“夫人先别生气,别生气,王老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外嫁了,一个是在常州知府的夫人,这没错吧,对于这样的知府,我家少爷,只一封书信过去,就可以教人打断他的狗腿,教他永远站不起来。”

眼镜之后,掩藏着王不仕羞怒的脸,他看着眼前的人,咳嗽。

他现在突然发现,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这一身行头穿出来,很别扭呀,戴了墨镜就不同了,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至少,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

看着这清晰的报表,他竟开始深深陷入,无法自拔。

王不仕松了口气。

“三十两银子一两……”

这时,邓健笑嘻嘻的看着王不仕,道:“老爷……晚上可有什么安排。”

……………

当初方继藩推荐自己门生的时候,弘治皇帝,也是这样的表情。

送走了方继藩和朱厚照。

方继藩所提及到的后果,令他有些食不甘味。

原有的世家大族,还有无数的勋贵之家,他们积攒了数代人的财富,转变成了宅邸,可是通过营造宅邸,又让不少办作坊,还有进行生产的商贾,从而暴富。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一声号令,这马步兵,也不顾任何的阵型,便纷纷朝着那土人方向冲杀而去。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大家原以为,铁路的建设,势必是一个极长的周期。就如当初新城和旧城那一小段的铁路一般。只一小段,就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可这一放,转眼之间,就被人吃进。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人们敬畏的看着王不仕,这个家伙……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来着。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七八个扈从,个个面黄肌瘦。

也就是说……

有这闲心,不如读读书,养养神。

而这八百万股一卖,顿时,某些大商行,开始收到了某些内幕的消息,于是乎……只片刻功夫,剩余的两百万股,便销售一空。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朱厚照火冒三丈:“还敢顶嘴。”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刘瑾:“……”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让保定府去死吧。

这一次,口子极大,以至皮肉直接外翻,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一下子,又如河水泛滥一般,新鲜的血液,翻腾而出。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弘治皇帝眼里带着冷漠:“卿家怎么回京里来了。”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刘焱愕然,朝着大笑之人看去。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可是……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弘治皇帝见状,忍不住道:“诸卿平日说起祖宗成法,诠释律令,不是都很能说的吗?今日,是怎么了?总要赶紧想一想办法才好,马上,此事,就要天下皆知……”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朱厚照:“……”

梁如莹的眼里,闪烁出了一抹亮光,面容里满是欣喜之色。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家父讳储。”

梁如莹微微一愣,她有些无措起来,慌忙要拜下。

张皇后却只当是她娇羞,女孩儿家嘛,总是难免会害羞,未出阁的女子,不都如此吗,她此时,心里已有了计较。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神采飞扬,青年俊彦,刘卿家在京中待考?”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这哪里是病,这简直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