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35章:学非所用

    

掌柜的在谢芳华走后,连忙飞鸽传书给李沐清。

而皇帝的心思是什么呢!

他八年日日夜夜的等待煎熬思念入骨几番挣扎想离京去无名山,那些压抑的几乎发狂的日子。她这些眼泪,都全部地弥补了回来。

听言眼珠子滚动了数圈,之后埋头大口吃别的菜,也没言声。

她生不出来,府中别的女人也休想生。

到底是个妇人,虽然手腕再狠,虽然多年来依靠宫中的姐姐和柳氏母族一直在府中强势。虽然李猛有了外室和儿子,但是她对李猛也是有情,不希望他因此而死。

“我赶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人闯进了府中的书房,本来是为说服你,但是有了意外,便跟了去,从那人手中夺了这封信。还夺了些东西。”谢云继又从怀中拿出些信笺和几方私印来,见李柳氏立即上前要拿回,他后退了一步,摇摇头,“夫人,你没能力保管,这些还是在下替你保管吧反正保救下柳妃娘娘和柳氏,咱们便是一家人了。”

“你”秦浩一时反驳不得,“你当真不是因为他”

日子过得快,转眼已经进了六月。

卢雪莹看了燕岚一眼,伸手推开她,向灵雀台方向走去。

“谢世子自然不用说了,朕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除了身体差些,聪明好学,比朕的皇子们还有出息。老侯爷能有这样的子孙,朕心也甚是安慰啊。”皇帝笑道。

“这小子哪里能比得上皇子们,再聪明好学,没有一副好身子骨,也是枉然。”忠勇侯叹息一声。

“老侯爷多虑了,朕看谢世子如今的气色不错,比前几年的时候可是强多了,慢慢来,身子骨总会大好的。”皇帝拍拍忠勇侯肩膀,话落,看着谢芳华又道,“芳华丫头,昔日,你父亲谢英在世时,朕和他脾气相投,称兄道弟,朕比他年长两岁,你喊朕一声伯伯也是当的。这里没有外人,你打开面纱,让朕看看你,据说皇后和英亲王妃都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长得像你娘,朕一直没见过你。”

“芳华久病之身,样貌丑陋,故而戴着面纱来见皇上,扯掉面纱与芳华是无碍,但是怕因此惊扰皇上和几位大人,就是芳华的过错了。”谢芳华垂着头,声音低低的道。

“说起来,谢英兄和夫人也死去十几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快。”右相盯着谢芳华眉眼,看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这个臭小子,弄个婢女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往日他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准跑到朕跟前来显呗,这次倒是例外了,朕不但没见到那个婢女,这些日子连他的人影朕也摸不到了。”皇帝笑骂了一句。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题外话------

郑孝扬嘎嘎嘴,别扭的扭开头,挠挠脑袋,嘟囔道,“我确实太蠢了,你们最好忘了。”

郑孝扬抬眼去看,那铜墙铁壁连丝缝隙都不露,他皱眉道,“早先我和小王爷将这四壁都试了,尤其是试了头顶上,玄铁重达三层。我们手中的上等的绝世名剑都砍不动。”话落,他偏头看向秦铮指的墙壁之处,伸手瞧瞧,“到还没有这一处看起来薄弱。”

郑孝扬见识了早先二人心意相通时玉指环发生的罕见之事,此时对于谢芳华肯定能摧毁这玄铁囚牢,自然不怀疑,立即上前一

谢云澜不看初迟,将马缰绳递给了谢芳华。

玉灼意会,连忙站起身。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那两名仵作闻言立即爬下去看,这一看,二人的脸齐齐白了。

秦铮攸地睁开了眼睛。

秦铮被她扶着坐在床沿,半睁着眼睛看着她笑,“听音,你有什么心愿没有?”

谢芳华见他连外衣都懒得脱,不过她才不给他动手脱,为他落下帘帐,扯过杯子盖上,转身走了出去。

&n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刘侧妃回过了些神,叹了口气,“的确不及这几家,但左相府也是能和这几家一起平起平坐的。你能娶卢雪莹,也已经不错了。”

宫中如今没有太后,林太妃资格最老,连带着八皇子的身份也是尊贵。可是他无母族背景,林太妃不参与后妃争斗和朝堂的事情,他也就不被皇后和柳妃、沈妃盯在眼里了。

顿时灶膛里嗡地一声,一股火苗窜了出来。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谢芳华收回视线,淡淡地点点头。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有……有毒蝎子!”秦倾似乎忍着痛道。

“公子,您怎么来了这里?要抓药?”那掌柜的恭敬小心地问秦铮。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恭敬地起身送她,因为她看到孟棋掐着点来了落梅居。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小泉子看着秦钰,试探地问,“那怜郡主……”

秦钰揉揉眉心,沉思片刻,“怜妹妹说她怀孕两个月了?”

是因为韩述消无声息地死了吗?

“你激动什么?”英亲王妃推了英亲王一把,“你给我坐下。”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二人齐齐颔首。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没说话。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只这一句话。

谢芳华点头。

这一辈子,可长可短,这样有什么不好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实在难得一见!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