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36章:满腹牢骚

陈静夜倒飞得速度很快,距离威廉士也不过十几步的距离,眨眼间就飞到了威廉士的近前,这个时候他已经快速转身,并且一拳轰向了威廉士的脑袋?

“哼,以为他们两个废物就可以救你们吗?”龙不屑。

“喂,不带这么玩的。明明是你不让我们说话的。”

在她看来大秦皇太孙都死了,这些兵能猖狂几天?

“本王料你们也不敢。”秦寂言并没有让众人起来,而是将这一纸檄文丢掉他们面前,“别说没有什么太子遗物,就算真有太子遗物,本王这个太子的儿子还活着,他有什么资格来要太子遗物。”

封家给出最大的诚意,而这全是因为顾千城本身,与顾家那个拖后腿的国公府,半丝干系也没有。

只有进京,在京城为官,他们顾家才能沾点好处,才能对外说是官宦人家,才能与官家打交道。

在雪山上,不能大声说话,不能用力蹦跳,也不能随处乱跑,一个不好就会引起雪崩。

想夺权,手上没有兵马可不行,而想要瞒着太后调大军进皇庭,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顾千城的眼睛扫向房内的大炕,心虚的别过脸,为了不让秦寂言发现,她刚刚起了龌龊的想法,顾千城拿起衣服,嘟囔道:怎么感觉像逃难?”

如同老皇帝所说的那样,秦寂言的眼光很高,秦寂言并不是什么人都要,有才能重要,可忠心更重要。

“破就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顾千城拍了拍心口,悬在头顶上的那把刀,总算是消失了。

远远看到这七八个汉子,顾千城就起了防备之心,不想这些人还真是冲着她来的。

“我这么瘦还不是你儿子害的,秦寂言你这个混蛋,你混蛋,混蛋!”此时,顾千城哪有闲情,认真回答他的问题,被秦寂言抱在怀里,顾千城终于安心了,终于踏实。

以前,老皇帝还能经常找封老爷子对弈,可自从封老爷子隐退后,老皇帝就找不到人陪他下棋了。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封大人,你可要好好干,我们可是在殿下面前为你打了包票。”几个副将纷纷来恭喜封似锦,同时不忘提醒封似锦,好记他们这个情。

因倪月没有离开的找算,所以……凤于谦一抓一个准,甚至连防守的人都没有遇到几个,就直接杀到了倪月的面前。

封似锦就算了,明天要去太庙,让千城进宫倒是可以,有千城在他就更放心了。

封老爷子和顾老太爷都是人精,秦寂言虽然没有说,可他们都知道,秦寂言是让他们去看着太上皇,别让他在登基大典上捣乱。

因秦寂言的强势,顾千城没法留下来等唐万斤,可她走之前却叮嘱了武毅,让他等唐万斤下山。并且见到唐万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唐万斤的脸包起来,最好身上也缠几道绷带,然

老管家一早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门口候着,见到武毅与唐万斤的马车过来,立刻上前迎接,“大小姐让人传话,让冠军候在家好好休息,没事不要外出。”老管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重复顾千城的命令。

唐万斤失血过多,虽然身上的伤没有什么事,可身体确实扛不住,在外面他不敢睡,回到了家唐万斤便沉沉得睡过了过去。

说起来,顾家对外还是挺干净的,因为顾老太爷的谨慎,顾家人从不插手买官卖官的事,顾家也极少做以权谋私的事,甚至承意被污杀人一事,顾家也没有动用权力,可偏偏……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二十军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打完二十军棍言倾和御林军统领还能走路,可每走一步伤口都撕裂般的疼。

出城检查得非常严格,相对来说进城就好多了,虽然进城的队伍远比出城的队伍长,可一直在往前走,而不像出城的队伍那样,好半天能往前挪一步。

“嗯。”秦寂言抬手,示意身后的太监上前,将举在手上的圣旨,递给封大人:“朕拟了两个谥号,封大人看看。”

他们现在这个状况,可对付不了两拨人,会死的。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封似锦苦笑,“是圣上心胸宽阔。”他在落这一子时,也犹豫了许久,毕竟现在的秦寂言是皇上,不是他之前交往的秦王。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秦寂言和顾千城坐的马车,在半路上被黑衣杀衣人给毁了,他们此时只能骑马回去。

将顾千城紧紧的搂在怀里,确保顾千城不会吹着风后,秦寂言策马狂奔,任由冷风从脸颊刮过,一路朝皇宫奔去。

“你是什么人?胆敢夜闯军营?”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来者不善,不由得出声寻问。

八个人关注的重点都不同,但不可否认他们都犯了一个错,那就是太相信对方了。

顾千城待到锦衣卫首领走后,才轻声说道:“就怕有些人家,把人藏了起来,谎报死亡。”锦衣卫只能让活人喝药,有心人想要是藏起来,他们还真的找不到。

睡了一觉起来,顾千城精神大好,也难得没有吐。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还嫌不够。

子车没有拒绝,看着老管家拎着木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这样,活得不累吗?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有些事,即便是他动的手,也没有必要冲在前面,顾家的孙子顾家自己不想出面,那是做梦。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殿下放心,不拿到兵权,我誓不回朝。”凤于谦亦站了起来,朝秦寂言拱手。

顾千城哀怨的看着秦寂言,她高兴秦寂言为她出头,可这么不管不顾,真的不会被人说成祸国红颜吗?

“秦,王,你很好!”北齐太后死死抓住身旁女官的手,才能克制自己的怒火,而被抓的女官疼的脸都扭曲了,北齐太后却仍然没有减轻力道。因为,只有这样,北齐太后才能克制自己不说“滚”字。

以前的她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她的心软、她的善良,最终害人害己。

骗老皇帝是必须的,可面对秦寂言,顾千城不需要编谎言,经过这件事,顾千城很明白,她和秦寂言是一条船上的人,她必须坦诚。

“发现对方是西胡人后,我没有下杀手,只把对方踢下斜坡。在看到别院被烧后,我有回去找,可是……人不见了。”

四个字,完全将秦寂言这一路的心情表达出来了。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凤于谦带兵来了,很快就会收回江南。”江南的情况让秦寂言十分忧心,可也仅仅是忧心,并不是解决不了。

“你的安危比较重要。”秦寂言当然知道,如果真要带人离开江南,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

她知道,秦寂言一定会答应她,只要他不想他儿子死。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顾千城轻轻点头,“走吧。”有些事,躲不开。

“大秦的皇帝,还真是叫人讨厌。当初梦月怎么不连这小崽子一起弄死。”圣女梦月是长生门前任圣女,死在墨村,与大秦当时的太子葬在一起。

“是。”随身的侍卫,并不敢这么不靠谱,命人端了一箱用面粉做成的丸子,送到长生门的人手里,“圣后要的,忠心蛊的解药。”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实在太多了,而且手段层出不穷,他们担心秦寂言在这里会有危险。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委屈!委屈!

“啊……暴君,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

简直太让人讨厌了!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停尸坊建在较偏僻的地方,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这里也极少有人过来。顾三叔和顾千城两人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手中的灯笼只能照出一小段光……

从顾三叔的话中,顾千城可以肯定,贤其侯对张渊这个次子很重视,她能证明顾承意不是凶手没用,还必须找到真凶,不然贤其侯一定不会放过承意。

枕在秦寂言的腿上,顾千城打了一个在哈欠。

“怎么,想睡了?”秦寂言拂开顾千城脸上的长发,轻声问道。

“本宫很生气。”秦寂言没有因顾千城的认错而软化,而是傲娇的别过脸。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顾承意的动作虽然快,可千城要躲还是能躲开,不过千城并没有躲,而是张开双臂准备接住顾承意。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莫非是心事太重?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