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39章:齐心协力

就拿上官凌霜而言吧。

而且,他们刚刚的吵声,王妃肯定是听到了,那个女人刚刚可是一直都在说,她肚里怀了王爷的孩子,怎么王妃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呢?

想到此处,心中便也少了些许的担心。

只是,凤阑绝,却突然的一个快步走向前,径直将那侍卫套在马车上的马,拉过了一匹,快速的跃上马,一个急鞭,便快速的向着京城的方向奔去。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这一点,他倒是相信的,而且,他也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确跟她没有关系。

随即快速的转身离开。

跟那天出现的那个怀有孩子的女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他猜想,他们只怕是一伙的。

下意识中,他们已经都在维护着上官云端了。

只是,脸上却多了几分黯然,心想,这下云儿肯定输定了。

“皇上,这是为桐城的百姓募捐的,是全京城百姓的心意,她们的心中也都牵挂着桐城的百姓,希望能够帮助桐城的百姓度过难关,所以,这笔银子,只能送到桐城,送到每一个受灾百姓的手中,而且,这些银子就算全部送去桐城,只怕还不够。”上官云端听到皇上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皇上果然在打这笔银子的主意,不等皇上说完,便冷声打断了皇上的话。

而房间内除了那丫头,更看不到其它的人。

对于上官云端的这一提议,她却是更加的迷惑,这个时候,上官云端怎么会进宫呢?

是,对于这些古代女人擅长的,像琴,画之类的,她的确不会,若说钢琴的话,她还能弹几下。

皇上怔住,皇上瞬间的阴沉,“你,你?”你了半天,却并没有再说出什么,双眸微闪了一下,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遂改口道,“只不过是娱乐,切磋,你何必把局面弄的这么僵。”

既然他都是为了她,那么她自然要配合一下,更何况若是真的能够借此机会除去了丞相那只老狐狸,倒是可以为爹爹除去了一个最大的强敌,也算是为夜阑国除去一害。

而夜无痕也是找出了那个规律的,当然,他所理解的,也正是跟上官云端告诉凤阑绝的一样的,所以,此刻他看着那满满一张的数字,也是彻底的惊住。

那些侍卫倒是挺聪明的,知道去直接的找一些管家来。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皇兄,你不会是担心皇嫂被人抢走了吧?”凤忆希看到他的神情,略略带笑地说道,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上官云端惊住,她也知道夜无痕是不能喝酒的,平时,他的酒杯里装的都是水。

流萧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依琴与流萧纷纷的愣住,南宫世家?!主子来这儿做什么?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悲剧归悲剧,却也明白主子的用意,只能恭敬的应着,然后硬着头皮退了下去。

“没有消息,就证明一切顺利。”凤阑锐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直到所有的大臣都走过去后,他才跟在了后面。

“这就是你为本王选的王妃?”夜无痕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嘲,直直地盯着皇上,再没有看上官云端一眼,可见他对上官云端厌恶到了极点。

只是,丞相的那种父爱,却让她有些不忍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呀,所以她就只当成全了一个父亲的心愿吧。

再次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要说,应该感谢皇后,这件事,肯定是皇后为絮儿求了情,要不然,絮儿只怕还要受更多的罪。”

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小瓶子,递到了李大人的手中,说道,“你将这个交给皇后,若是皇后相信我的话,就服下吧。”

“你倒是快就呀,急死人了。”上官云端看到他的样子,更加的担心,不由的催促道。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他跟她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想都没有想,就只是本能的,她突然快速的走到了夜无痕的面前,手还快速的拉住了夜无痕,然后转向蓝魅辰,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我就嫁给他。”

“你?”皇后的身子微微的轻颤,望向夜无志时,恨的牙齿紧咬,这个男人,真是禽兽不如。

一个小丫头极为乖巧地回道。

“恩,知道就好。”老夫人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事,走吧。”上官凌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关。

众人听到他的话,更是纷纷的愣住,而二皇子的身子却是更加的僵滞。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天呢,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呀……”另有一女人故意大声的惊呼。

“喂,还真是傻到家了,我们这么说她,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有个女人看到上官云端竟然无动于衷,不由的再次取笑道。

在秦思柔的心中,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她对生命特别的珍惜,不止她的,也包括别的人。但是若是此刻夜无痕立刻杀了上官凌雨的话,她也不会觉的过分,她也不会有半点的同情。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即整张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是因为她终于醒了过来,更是因为她那特别的,亲切的称呼,她竟然喊他绝。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他们还飞了不成?守在外面的人,明明说没有看到他们离开呀?”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皇上都敢拦?”凤阑锐身边的侍卫,狠狠的瞪了那个侍卫一眼,怒声斥道。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微微的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太上皇已经恢复了意识了,但是,太上皇看上去,明明就跟中了摄魂术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只是,她原来的记忆中,娘亲是很美,很美的,只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不为所动。

她知道,爹爹对上官凌雨的死十分的伤心,也十分的愧疚的。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你越是阻止他,他越会说,而以二夫人的性子这个时候肯定是会要阻止他。

不用看就知道进来的人是凤阑绝,依这个男人醋意之大,刚刚看到另外一个男人揽着她,只怕忍的很辛苦。

压在他心底多年的沉痛,突然一下子的消散了,他一直因为那件事,感觉对不起鸾儿,没有想到,当年,他根本就没有碰二夫人,再找到鸾儿,他就能够跟鸾儿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要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上官傲天冷冷的望了她一眼,老夫人还想要逼死多少人,若是真的杀了二夫人,那么霜儿要怎么办,虽然霜儿不是他的亲生女人,但是毕竟养了那么多年,也是有感情的。

丞相的脸色瞬间的变了颜色,阴冷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与慌乱,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证,只怕,只是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那些女人都已经死了。

“刚刚的问题,只有几个人答上出来,说明绝王出的问题太难,本是娱乐,绝王却出了这以难的题目,可是有故意戏弄大家的嫌疑呀。”丞相也是一脸的阴沉,望向凤阑绝,沉声说道,毕竟他这都年纪一大把了,总不能还学狗叫吧。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王爷,本相真的没有污蔑王爷的意思,王爷一身正意凛然,自然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本相相信,这朝中所有的大臣也都相信。”丞相的脸上已经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连连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恳求。

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去解释,但是回到了王府,面对上官云端时,他还是想要解释,因为,他不想让她对他有任何的误会。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不过,这几天她一直很少吃东西,有时候看到东西恶心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药,虽然,她的饮食都是由博太医检查过的,她还有些不放心。

而此刻,她也明白了,叶寒先前说她怀孕的话,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担心与凤阑绝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了。

“怎么办?皇上一向爱民如子,曾说过,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如今上官云端竟然当众杀人,这种恶劣的罪行,岂能饶恕。”夜无痕没有开口,一边的丞相大人便沉声说道,他此刻倒是说的正义凛然的,若他真的这般的正义凛然,他儿子只怕都不知投胎多少回了。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上官云端发现,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一些女子。

而凤阑绝的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显然是在怪她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

虽然,他平时一直都对百姓不算,但是,却也没有做到她这般的深入。

“本王妃就是进宫去看看皇后,没有其它意思,其它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女人能够干预的,还请各位通融一下,让本王妃进去。”上官云端明白那个侍卫的意思,突然的转向其它的侍卫,微微提高声音说道。

刚刚皇宫外的那些侍卫,都还是平时的一些侍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太上皇的命令拦着她们,所以,她解释了一下后,还能蒙混过来,但是,若是在这皇宫中,遇到了那人自己的侍卫,她们只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却是越听越是心惊,那个还真是谨慎,竟然连宫女与太监都不让随便走动,而且发现了还要处死,还好,她们刚刚没有冒然的进去,否则的话,只怕现在可能没命了。

“皇嫂,其实三皇兄人很好的,只不过是因为腿上的伤,所以,这些年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外人都以为他很难相处,但是,他对希儿真的很好。”凤忆希提到这个三皇兄,倒是极力的称赞。

而且,太上皇的寝宫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既然太上皇此刻应该在大殿之上,为何还在太上皇的寝宫外这般的戒备呢?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很明显,太上皇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而此刻,他们想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哼,可没那么简单。

这两天,叶寒那边似乎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而叶寒正在研究着什么,他的面前摆着几个瓶子,瓶子里,装着几种不同颜色的药水。

直到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发现了他们,微惊了一下,突然的站起身,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儿?”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对上夜无痕射过来的那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穿透的目的,她便猜出,夜无痕可能已经认出,她就是夜狐了,毕竟,上次的时候,夜无痕就见过男装打扮的她。

刚刚她虽然与那丫头离的很近,但是,以她刚刚所立的位置看来,那针是不会射在她的身上的,如此说来,那人的目的不是她,而是那个丫头,很显然,就是杀人灭口。

那人很显然不可能靠近这密室太近,但是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密室里的情况,而且,就连密室外的这几个侍卫,只怕都不知道密室内事情的进展的情况。

那些侍卫,连连应着,随即相继离开。

“这事,不能怪你。”凤阑绝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隐的身上,毕竟,连他自己事先都没有觉察到,只是,听到隐最后一句话时。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