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48章:拿手好戏

“如今大混沌万族正在厮杀,天外古魔又突然降临,若是我在这个时候离开,那将会是一场血腥屠杀。”

远方,两道人影看着这边,盘古摇摇头叹息一声,结果,一旁的女娲当下就怒了。

而她那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实在是让人砸舌。

上官云端也是不由的惊住,一双眸子也微微的圆睁,在上官云端的记忆中,娘亲的死很模糊,但是当时,却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恐惧,而且,上官云端就是因为这件事而精神失常的。

皇上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没有给凤忆希再次开口的机会,便接着下了命令,“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皇上根本就没有给凤忆希半点回旋的余地。

对一个身为王爷的他而言,能够在凤忆希刚刚说出那样的话后,还这般谦和的跟她道歉,表明他的心意,的确是极为的难的。

心中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跟随着那太监向着大殿走去。

这次,叶寒却是不由的愣住,万万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在这个时候,还能对他说谢谢?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大厅侧面的角落里,正站着一个身影,很显然听到了刚刚他与夫人的谈话,此刻,那个身影明显的有着几分僵滞,而她的一双眸子中,更是漫过一股让人惊颤的狠绝,咬牙切齿的低语道,“上官云端,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

上官云端便先去太上皇的寝宫,陪了他一会,然后去看了看皇后跟凤忆希。

上官云端微怔了一下,心中多了几分委屈,这大婚之夜,他的女人找上门,她避开,为他们腾出空间,他还吼她?

更何况,先背的,肯定会影响到后面的。而且,后背的若是要赢的话,肯定要背出的比先背的要多才行。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却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桐城再次的受灾,不过,既然是让官府报上朝廷的暴乱,相必已经十分严重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能镇压,那些百姓也是真的想反,而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对于上官云端的这一提议,她却是更加的迷惑,这个时候,上官云端怎么会进宫呢?

当然,凤阑锐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为了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人,若是仅仅是因为那结拜的姐妹之亲,可能不会让丞相夫人去为之这般的冒险。

那意思就是说,不用比,上官云端是输定了。

“这是国家大事,不是一个女人该管的人,自古以来,女人就不能参与朝政,这一点你不懂吗?”皇上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再次冷声斥道。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他出场了吗?

呃,上官云端愕然,今天她是为了配合他,才不得不这般的顺从,这个男人有必要得瑟成这样吗?

但是,他知道,她跟在凤阑绝的身边,会比跟在他的身边安全。

“恩。”秦思柔的脸上绽开淡淡的轻笑,很美,很美,带着几分柔软,却显出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

其实,她看的出,刚刚那个秦思柔对皇嫂并没有丝毫的敌意。不知道两个人会谈些什么?

上官云端微微转向她,轻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还真是狡猾,他竟然上了她的当。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不过,那个过道就如同一般的凉庭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异常呀。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夜无痕突然站起身,无视书房内所有的人,直接向外走去。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叶寒的身子微微的一僵,随即突然快速的离开,上官云端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有时候,真的是当局着迷。

“皇兄,祝贺你。”虽然自己心中凄凉,但是看到皇兄神情间的愉悦时,还是不由的低声说道,她似乎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皇兄这般愉悦的表情了。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上官云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皇上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略带不耐地说道,特别是在看到上官云端那张脸上,他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

因为太过珍贵,所以,他只是给了皇后与李贵妃些许,其它的人,绝对不会有的。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如今皇上都已经亲眼见到她与王爷之间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害怕皇后再跟皇上说什么了,而且她相信这个时候,皇后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李妈,小姐可是嫁给绝王,以后就是绝王妃了,可是去享福去了,李妈应该高兴才对。”另一个丫头看到李妈略带伤感的样子,不由的低声劝道。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只是,双眸微闪,突然想起了什么,微微惊呼道,“咦,刚刚他说去抢亲,不会是去抢绝王的亲吧?”

来接她们的人,竟然有皇宫中的人,所以一路上,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倒还算安稳,毕竟在外面还是要注意形象才行。

自己的男人这么着急别的女人,她不妒忌,她不生气,她也不伤心,还为她的情敌担心,他是真的不懂她了。

“本王不需要同情,滚。”夜无痕很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乎也知道了是她,他突然怒声吼道,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仍就望着前方,并没有转过身,望向她。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给本王一个解释。”夜无痕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冰冷滞血中,更有着一股致命的危险,脸上似乎隐过一丝难以置信的失望。

上官云端看到这样的他,便明白此刻的他,已经完全的投入到自己的感情中,所有的情绪都是由心而入,如此的他,便也不会太多的注意到其它的事情,更不会去怀疑什么了。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他李玉有那么傻吗?在这个时候,他怎么都不可能会承认认识那些人……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王爷,你的急信。”

那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下面的房间,平静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专注。

“青蓝你去城东给我买包点心回来,青红你去城西给我买盒胭脂回来。”过了片刻,南宫雪再次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