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53章:默而识之

那马夫试着止住狂奔的马,但是显然没有多大的用处,那马车还是直奔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那女孩子了。

特别是在听到她的那句人人平等时,月无双的唇角下意识的微扯了一下,人人平等/?可能吗?

她倒是想要知道,那里面坐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时候的他,又怕,又饿,又痛,而且,心中,更是冰冷的,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死里逃生,母后不但没有丝毫的安慰,反而还骂他,惩罚他。

北尊大帝跟李灵儿听到她的惊呼声,脸色也纷纷的变了,宝儿那丫头会不会有危险?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宝儿才感觉到眼前重现光亮,然后便听到抱着那的那个人说道,“主子,人已经带来了,就是这个丫头。”

“李伯母,你怎么来了?你要来也不跟冰儿说一声,冰儿好让人去接你呀。”孟冰反应过来后,连连向前,极为客气地说道。

夜无绝没有出声,仍就是一脸的冷冽,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变化山寨在异界。

深不可测,而且还是全部的阴在暗处的。

“以他的王妃的身份去,那月无双岂能罢休?”北尊大帝微怔,有些疑惑的望向她,虽然说,他也不会怕了月无双,但是,他身为一国之君,总不能不顾北尊王朝的百姓呀。

只是,看到蓝宁辰那气极的样子,冷婉儿那微闪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既然如此,那就让蓝宁辰也彻底的恨上孟冰。

看来,这丫头也懂的用脑子了。

他李逸风可能会输给别人吗?

若是,他们再继续逼她,只怕反而会让风儿反叛的情绪更加的激烈,说不定会一走了之。

“恩。”李赢低声应着,然后便扶起李逸风走了出去,这一次,李逸风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李赢架着他走。

李逸风这句话,让李赢的身子猛然的僵滞,脸上的伤痛也愈加的漫开,突然做出了决定,然后极为坚定地说道,“好,大哥答应你,不会把你送回新房的。”

那么,他就应该试着去忘记她,但是,这几天,他却发现,他越是想要忘记,记的反而越是清楚。

他再次慢慢的摇了摇头,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似笑却双比若更难看的表情,而此刻,他的神情间更是多了几分伤痛。

毕竟,若是一味的去强求,就算最好得到了,只怕他会比现在更痛苦,毕竟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强留在自己的身边,明明可以看到她的人,但是却得不到她的心,而且还清楚的知道,她的心中爱的是另一个男人。

所以,秦敏儿现在只想着躲起来。

那声音越说越着急,似乎还带了那么几分委屈。

孟千寻心中更多了几分冷笑,这个男人,果真算是费尽心机呀,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只是,她还真的想不想,他是什么时候发现她的手掌心有颗红痔的?

不得不说,花断尘这故事编的还算不错,竟然还又找出了一个人证。

“是。”侍卫自然明白皇上的意思,连声应着,然后快速的向前,靠近花断尘的面前,想要制住。

但是,此刻,侍卫装扮的夜无绝却偏偏就故意的加快了脚步,似乎很是着急的向外走去。

花断尘看到他竟然没有听他的话停下来,心中更加的紧张,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揽着孟千寻,身子一闪,闪到了那个夜无绝的面前,拦住了他,“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停到吗?”

“拿过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花断尘此刻唯一的筹码就是被他揽在怀里的孟千寻,而且他也的确够卑鄙的,时不时的就利用孟千寻来做威胁。

“把圣旨打开,再递到我面前来那些年所经历的光辉岁月最新章节。”花断尘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狠声说道,既然他的手分不开,那么,他可以让这个侍卫完全的把圣旨打开,拿给他看。

依晰有赐婚,公告天下几个字,更是当时他所要求的。

“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要是十天内,你不能带着女人回来,那你就麻利的找个地把我埋了得了无限之武侠轮回世界。”李老爷的脸色一沉,声音中多了几分绝裂。

走在前面的花断尘看到他那轻松随意的样子,脸色再次的一沉,心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压力,他竟然这般的轻松,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他的吻仍就如同以前一般的霸道,不,或者此刻更多了几分狂乱,狠狠的,用力的吻着她,似乎在感知着她的存在,似乎生怕她会再次的突然的消失。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逃了,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当然,还有他们的宝儿。

而且,他更知道,她是从来不会说谎的,所以,她说的也定然都是她的真心话,她此刻,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便表明,她的心中是在意他的,真正的在意他的。

那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笑意,更有着满满的宠爱,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公正的,这一次,可是明显的作弊了。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果然,花断尘的眸子再次的阴沉,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冰冷的狠绝。

段红的眸子再次的眯了一下,然后微微靠近花断尘的面前,低语道,“到时候,你就说孟千寻杀了他真正的女儿,然后冒充他的女儿,然后、、、、”

段红说着,一双眸子中便慢慢的多了几分兴奋,而且,她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低。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了就让人恶心,他都不想靠近,更不要说是抱她了。

但是,既然他选择了放手,就不应该再继续的去关注她的事情,不应该再为她做那么的牺牲。

更不明白父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为什么会是痛呢?李管家明明说,他跟冰的感情很好,彼此是两情相悦的呀。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现瞒着了,这本来就是好事,而且你都答应了人家了,这早晚都要成亲了,行了,你准备一下,我明天就带着你进宫向北尊大帝提亲。”这一次,李老爷子没等李逸风回答,便再次快速的说道。

不是吧?不是这样的吧?

李逸风听到李老爷子的话,突然凌乱了?

他连自己的骄傲都可以放下,连自己的面子都可以不顾,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当她拿出了证据,指出了,他跟其它的男人劈腿的事情,他竟然还好意思说,他爱的是只是她?

“其实我觉的,就算花公子有错,他现在都已经这样的认错了,公主也应该原谅他了,你们看,花公子现在好伤心呀。”一边的宫女再次的忍不住说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如今北尊大帝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错愕的,也是意外,而且,心底深处是有着几分排斥的。

随即,孟千寻便抱着宝儿跟孟冰先离开了。

此刻,孟千寻的神情间多了几分严肃,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等到见到夜无绝后,她定然会跟夜无绝说明,让他好好的配合她。

那些贪官真是太可恶了,这一次,她断然不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她会一并的把那些贪官都除去。

“回公主,按照北尊王朝的律法,贪污的官员,会按着贪污的数目来定罪,贪污银两一千两以上的,就会判入狱三个月,两千两一下的,入狱、、、”

这字体她认的,而且很熟悉,不过,不是夜无绝的,而是那个男人的。

那个男人,到底是在想做什么?到底又想要怎么样?他这接二连三的奇怪的举动让她觉的,他都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不过,此刻,他脸上的冰冷已经隐去了大部,声音中的怒火也略略的消去,没有刚刚的那般吓人了。

因为,那些字条上的话,实在是太过肉麻,太过暧昧,让人看来,真的是、、、

“夜无绝,对你,我不想有任何的隐瞒,所以,我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孟千寻微微的转眸,望向他,一脸的认真。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夜无绝,观看着他的反应。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般的倔强,总是喜欢一个人逞强。”他望着她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似乎隐隐的闪过一丝异样,话语愈加的低觉了几分,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而此刻的语气中,似乎多了几分加忆的伤痛,又似乎更带着几分依恋。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他了解她吗?真正的了解过她吗?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哈、、、”孟千寻再次的失笑出声,说真的,这一点,她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她说谎的时候,会恍惚不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