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61章:风雪载途

可现在看来,弘治皇帝身边,最薄弱的环节,不在庙堂,不在军中,不在海外,而是在自己的卧榻之侧,就在自己的跟前哪。

弘治皇帝终究还是念旧情的。

方继藩一出来,身后朱厚照便已追了出来,笑嘻嘻的道:“老方,你是不是要拿这些鞑靼和女真人来骗银子。”

他喜欢方继藩的方案,至少,这个故事,打动了他,他爱这个故事。

礼部尚书张升亦是眉飞色舞,高兴啊。

朱厚照道:“那就是儿臣干的,都是儿臣的主意。”

他额上,汗如雨下,胳膊上的疼痛,袭遍全身。

首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随行的内阁大学士谢迁,礼部尚书张升人等,也显出了激动之色,自出了关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令他们心情也爽朗起来。

这跪下的首领,听了这话,心思极是复杂。

话说,这个赐肉的规矩,谁想出来的,很应景嘛,跟着为大汉天子,有肉吃,就问你香不香。

他话音落下,一个首领道:“皇帝陛下,臣下突兀,要献上一件宝贝,以表臣下对陛下的诚意。”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开始发呆。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萧敬趁机,碎步进来。

可这时,邓健又敲锣,哐当,他扯着喉咙道:“王不仕老爷,大驾来啦!”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王不仕眼前一黑。

这时,邓健笑嘻嘻的看着王不仕,道:“老爷……晚上可有什么安排。”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要知道,所谓的权力,来源于,你是否能够影响到权力中枢,陛下就是权力的中枢,厂卫之所以在大明地位超然,也正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影响到陛下的决断。可一旦陛下越来越重视其他消息来源,这还有厂卫的事吗?

方继藩用余光打量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认真听着,他才又徐徐道:“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天下需要恢复生产,需要安定下来的百姓,开垦荒地。所以,崇尚勤俭,本没有错。只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财富,十之八九,都在商贾们手里,商贾们现在心存疑虑,若是不肯将银子掏出来,陛下,现在有数十上百万人,都仰仗着大量的工程和作坊来维持生计,若是商贾们,不将银子拿出来扩大生产,不进行投资,害怕花银子,也学着来勤俭,那么……这天下的百姓,还有事做吗?百姓们的需求,极是简单,不过是有口饭吃而已……”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弘治皇帝轻轻的敲击着案牍,是不是为了江山社稷,他心如明镜。

弘治皇帝拉起脸来:“顺便,将这个欺天灭祖的混账给朕吊起来,你这混账,朕一再对你纵容,谁晓得,你不思改正,反而是一错再错,朕还没死呢,列祖列宗们传下来的社稷,也还在呐,容得了你这混账在此大放厥词,如此放肆诋毁,来……吊起来,朕今日不打死你,朕便愧对祖宗,愧对先人!”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一下子,办成了两件大事,二人的心情,倒是愉快的很。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一年之后,甚至就有盈利的可能了。

不只如此,通过运河,还可抵达天津港,这天津港,是一处港口,哪怕,大明现在没有允许私人下海贸易,可单单大量下西洋的船队,又需要在天津港,采买多少的物资,甚至……若是海禁之策将有所松动……那么……

王不仕便微笑,没有拜下去,而是温和的说道:“下官来此,却是酬谢齐国公,还为齐国公,备上了一份厚礼。”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他捏着信,揩干了眼里的泪,他就知道,少爷离不开自己的,少爷会想起自己的,少爷这几年比较忙,这是可以谅解的,而现在……他心里欢快起来,每一个骨头,仿佛都舒爽无比。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不怕,不怕!

干爷爷疯了啊。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紧接着,飞球腾空。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看来伤口还不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