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83章:不拘于时

大长公主立即喊,“来人,给我牵一匹马来,我也骑马。”

“你这个想法简直是不敢想象!”谢云澜唏嘘片刻,分族分宗是大事儿,世家大族,最怕的就是分而化之,可是对于根系太大的谢氏来说,这还真是对付皇权最好的反击。皇上就想要偌大的谢氏倾覆,而谢芳华则是不等皇上动手,却自己分了谢氏,那么可想而知,皇上知道后,该是多么的……

一起去了谢芳华的小书房。

谢芳华一怔,从小不爱吃甜刚刚还吃了那么多?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当年,他是与我一起,从京城地界进入的无名山队伍,言宸则是在临近边境地界,这很能说明问题。”谢芳华道,“轻歌定然不是北齐人。”

眼见夜要深了,侍画小声说,“小姐,您睡吧,奴婢来等。”

除了谢云澜和谢芳华所乘坐的马车外,其余无论是载人,还是装货物的马车,都尽数地毁去了。谢芳华是女眷,自然要坐车,所以,她上了车后,谢云澜、秦钰、秦倾、李沐清等人骑马离开被炸毁的临汾桥,前往临汾镇统兵府。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可是每日晚上,秦浩从外面回来,依旧是缠着她哄着她似乎对她的身子十分之着迷,每日都要折腾到深夜方能入睡,甚是有好几个晚上,他畅快完了,已经天明了。他依旧分外精神地去上朝,卢雪莹却不得入睡,挣扎着起身去正院和西院请安。

“我还能跟你说假话不成?”燕岚怒道,“你一心扑在铮哥哥身上,这南秦京城里谁家谁院的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怎么连你自己家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家里给我哥哥寻了范阳卢氏一门亲,就是你的族亲堂妹,左相大人的侄女。我哥哥死活不同意,闹腾了一年。我们都不明白原因,最近我娘才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原来他喜欢的人是谢芳华,非她不娶。”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左相只能住了口。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题外话------

“这么多年,谢氏米粮与忠勇侯府虽然看着像是疏远了,但到底是血脉亲族,一旦出现了事情,还是一家人。”皇帝话里有话,“朕听说老侯爷和谢世子都去了谢氏米粮”

“我爷爷和哥哥听说老夫人还剩下一口气时,匆匆赶到了谢氏米粮。可惜,他们到谢氏米粮门口的时候,便听说老夫人去了。爷爷和哥哥伤心之下不忍再见,便回府了。”谢芳华又道。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死又有何惧?

他大惊,立即蹲下身,对二人喊,“小王爷、小王妃。”

他手刚动,地上忽然抬起一只手臂,弹开他握住剑柄的手,长剑蓦然被打落在地,发出“咣”当一声重响。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言轻凑近他,简略地说了经过。

片刻后,秦钰挑眉,“芳华小姐?”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孙卓闻言看向谢芳华。

“从事仵作多年?被杀和自杀都看不出来?我看你们不用在这一行混了。”谢芳华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这车夫手法明明就是自杀,匕首方位刻意模仿孙太医插入匕首的位置,但是还是有细微偏差。而且,他对准的方位,是稍微偏差孙太医一些,他流的血比孙太医多,因为,他插入匕首后,没立即死,而是血流了许多,等了片刻才死。”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谢芳华关上门,二人向屋子走去。

秦铮退后一步,懊恼地发作道,“睡觉就睡觉!爷什么也不做了!睡觉成了吧?”话落,转身进了自己的里屋。

英亲王这一日待在书房,一夜无眠,他细细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儿,这么一想,才恍然地觉得这些年他疏忽了很多事儿,很多本来应该能弄得很明白的事儿,却稀里糊涂被他绕过去了。

“果然不愧是秦铮兄,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根本就不是君子嘛!”燕亭道。

谢芳华偏头看他,只见他滚到了水缸边,好半响才松开捂着眼睛的手,虽然躲得快,额前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缕,两只手沾了灰,他又将灰蹭到了脸上,顿时将白净的脸弄得五花三道,她心中好笑,收回视线,顺带看了秦铮一眼。

程铭、宋方点点头。

秦倾刚踏出秦铮的视线,便胆子大了些,快走两步,来到了谢芳华面前,将她拦住,仔仔细细地看着她。

饭菜吃到尾声,喜顺走进了落梅居,当看到落梅居里两位主子和侍候的人一起用饭,一时愣住了。

谢芳华立即站了起来,昨日她见卢雪莹气色就十分不好,曾经看着身子骨极好的女子,昨日跟一阵风就能刮倒了似的。她放下筷子,离开桌前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秦铮。

轻歌本来以为秦铮和谢芳华会亲自跑一趟杀手门,不过想想有现成的人可用,反而不用而劳驾自己不是秦铮的风格。既然二人不去,他也就闲了下来。

金燕见大长公主话语凌厉,只能住了口,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放下筷子,对众人道,“这样的事情出了,自然不能不管,但是正如大姑姑所说,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顿了顿,她看向谢云澜,“这样吧,云澜哥哥,让大姑姑她们回去,我们再走一趟丽云庵。”

“我也要跟你去。”金燕立即说。

李琴笑意温和,拿出琴谱,对她询问,“你该是识字的吧?”

作者有话:男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总会有那么一个男人他是男主,注定谁也夺不走他的身份,无论是他已经出现,还是未出现。无论他或好还是或坏,都会陪我们一起2015风花雪月。么哒!

小泉子立即摇头,“您是九五之尊,要坐镇朝中,边境有谢侯爷、王贵将军、裕谦王世子在。另外,燕小侯爷和崔侍郎也带兵去了,虽然途中总是出状况,但依照路程,最晚半个月二十天,也能到了。”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明夫人一惊,看着谢芳华,“这样的话,背后的人一定会大怒,也许会疯狂出手。”

还有皇上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

满朝文武,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京中这一次的大彻查。毕竟昨日的事情,任谁想来,都甚是惊心,天子脚下,皇城城楼,竟然成为了北齐暗桩的窝点,这么多年,丝毫缝隙不查,昨日若是皇上和小王妃出了大事儿,这南秦可就完了,如今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谢芳华微笑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去吊唁,只能这么素净。”

秦铮闻言蹙了蹙眉,“那就一起去吧!”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谢芳华站稳身子,目光也怔怔地看着谢

他说的无非是从来没见过秦铮对谁这么好,让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了。从她来了,感觉这个院子都不清冷了,怀疑难道女人真有驱寒的作用。如今府里都传开了,说秦铮对她如何如何。京城外面的人将她夸得跟天仙似的,说她是因为美貌征服了秦铮……

“听言,去将窖里放的那坛翠烟轻拿来。”秦铮对外面吩咐。

谢芳华再次点点头。

另外一辆车上,大长公主和金燕坐在一起,大长公主眉头拧成一根绳,嘀咕道,“荥阳郑氏怎么还有个二公子”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不好进去,便在门口止了步。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右相夫人,见她满面含怒,一双眸子看着谢芳华似乎要冒火。

谢芳华淡淡道,“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相爷放心吧,我先给李小姐诊治,定然尽力。”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谢芳华一时有些失语。

谢芳华看她片刻,低声感慨,“秦钰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谢芳华抬步走了进去,便见金燕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低垂着头,脸色一片平静,而秦钰站在窗前,侧着身子,即便只是看到一张侧脸,但也极其明显地看出其脸色阴沉,心情极差。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必定能传出去。尤其外面画堂那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

谢芳华身体的确还是疲惫,昨夜三更天才睡下,如今刚晨起,歇了没几个时辰,生怕他再不依不饶,索性真的拢起困意,不多大一会儿,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春兰回头看了秦铮一眼,明白了,笑着点点头,走了出去。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睁大眼睛,确定没看错。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她沿着围墙慢慢地触摸着墙上的痕迹走了一遍,最后在墙根下蹲下身,靠着围墙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