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你和我的青葱时光 > 第100章:沂水舞雩

二老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敢动。

不多时,给崔二老爷诊脉的两名太医齐齐松了手,对看一眼,由一名太医缓缓开口,“回八皇子,大公子,这位崔二老爷只是连日奔波,过于疲劳,外加急火攻心惊吓过度,引起短暂性昏迷,无大碍,一会儿就能醒来。”

崔二老爷面色一变,身子顿时软了软,腿有些打颤。

谢芳华被揭开那件事儿,本来不打算再送客了,奈何英亲王妃提名,她只能站起身,红着脸跟着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出了房门。

片刻,程铭磨好墨,谢芳华提笔写药方。

    “那你可以不喝,不过呢,我晚上……”谢芳华故意拉长音。

    “不敢!在下尽力去找。”赵柯连忙拱手,看向谢云澜。

    谢芳华感觉到床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偏转过头,看着床上躺的人,不由露出笑意。谁也没有她更知道,他曾经一夜一夜都不能安睡。被体内毒恶之气折磨得五脏俱焚,若是没有昔日的记忆,她很难想象这样的云澜哥哥会被那毒恶之气折磨得无数次不成人形,性命垂危。

    若是折损深埋一部分的记忆,是重生的代价,那么如今到底也是她赚了。

谢云澜似笑非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谢氏一直以来招皇上最忌讳的地方就是人才太多。聪明人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觉得,你接手庶务,怕是会打破以往的规矩,都有些紧张。”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这样说来,秦铮的动作比我想象的快。”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才抹着汗喘了口气。

“你”秦浩一时反驳不得,“你当真不是因为他”

左相夫人听罢后,愣了好一会儿,“爷们新婚,别说三两日,就是一两个月,半年内,荒唐纠缠些也是有的。他这个按理说,到也符合新婚的情形。总比冷着你不喜你不进你房的强。”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打,见了血!”

风梨连忙往回走。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秦钰看着谢芳华,一时不再言语。

言轻没说话。

玉灼意会,连忙站起身。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左相和左相夫人看得明白这中间的事儿,所以,秦浩刚一登门,左相和夫人便吩咐府中人上下打扫,迎接他,当真是对待准女婿一般地对待他。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谢芳华不理会燕亭。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做了这么多,我们两个的确吃不了。”谢芳华偏头对秦铮说,“这样吧让侍画侍墨她们,玉灼和林七,都跟着咱们一起吃吧”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秦钰摇头。

“秦怜那丫头啊!”英亲王妃道,“我问她华丫头身体怎样?她说她有身孕了,她回来的时候,都快两个月了。”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武功极高的人,内力极好的人,运针手法极快的人,金针细如牛毛的话,不见得留下针眼。”谢芳华拉着秦铮让开一旁,“不信的话,你有武功,可以现在就动手检验看我说的对不对。”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可是我想住得离你近些。”谢芳华用手晃他的背着他的胳膊,央求道,“我没有事情绝对不给你捣乱。好不好?”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二人齐齐颔首。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老奴已经吩咐人去抬了。”管家连忙道,“就快来了。”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可要紧可请了太医”卢雪莹立即问。

谢芳华歇了一日,才算是真正地歇回了几分气色,不再理会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整顿之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拿了一个本子,提笔谋划着对于谢氏暗卫重新整顿洗牌的方案。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谢芳华抬步向水榭走去。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不好进去,便在门口止了步。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小泉子引路,头前走着,谢芳华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对他低声问,“金燕郡主去御书房了”

“进来!”秦钰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帝王也不是万事顺遂,万般所想所为皆能如意的。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到了海棠苑后,谢墨含和谢林溪一起去安排谢芳华入宫事宜,尽量地安置妥当。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还有吗?”秦铮不置可否,又问。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点头,拿过她的水粉胭脂,轻轻地给她涂抹。

门口距离围墙不是太远,但也不近。落梅树穿插的缝隙间,依稀能看到她华丽的衣摆和素淡的面容。风吹来,落梅纷飞,她靠着围墙下坐着,像是与围墙融为了一体。

“说说看。”秦铮看着她。

“爷的地盘,想如何就如何。”秦铮说着,但还是将谢芳华抱起,向屋里走去。

“是。”侍画应声,立即向外走去。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满堂宾客在坐。

秦铮将她缓缓放下,伸手托住她站稳。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赞礼官点点头,提着气,再度高喊,“夫妻对拜”

赞礼官待二人行完夫妻之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礼毕,送入洞房”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好”宋方不落其后。

秦铮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幸好,她有勇气走出这一个选择,这一步,他迈了多少步,她才走出了这一小步。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谢芳华伸手接过伞,撑在头上,遮住了渐渐大起来的雨,隔着雨帘看着秦钰。

谢芳华想着原来她抓的那人叫初迟?她微微挑眉,淡淡道,“是抓了一个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口中的初迟。但是你的人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