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倾城师傅倾城爱 > 第24章:双极战

“你笑得有些早吧?”陈晴风冷笑问道。

风遥与猛虎对峙片刻,对暗卫道:“你们准备火药包,我带人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这事不是托殿下的福嘛,要不是有殿下在,祖父怎么可能为我撑腰。”顾千城有些不好意思……

要知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狠。

除了老大外,顾家嫡子就只有他,承志继承不了顾家,那岂不是说他有希望了?

书房里的灯没有灭,刚写好的折子也没有收起来,可见主人走得有多匆忙。

锦衣卫首领单膝跪下,冷硬的道:“殿下二十六天前,从西北出发。”

来了,就别想轻易离开。

现实又一次打了顾老太爷的脸。

“你叫我怎么信?”赵王府出丑,他们顾家面上又好看了?

顾千城相信,经过这件事后,秦云楚和千雪美好的爱情,必将会不堪一击。

“什么意思?”顾千城皱眉,某人聪明的大脑从秦寂言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些许端倪,只是……

这种感觉,怎么就那么憋屈呢?

他皇爷爷都不敢管他娶谁,顾老太爷倒是为他担心上了,还真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独一无二?朕可要好好看看怎么个独一无二法。”老皇帝笑眯眯的道,心底却暗暗打鼓,他现在还不希望将炸药的事公开,至少要再拖一两个月。

“是一,是个一字。”有人说了一声,却没有隐来旁人的附和,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而且就这么一个字,也着实没意思了一点。

果然,“江山”二字紧接着出现了。

秦寂言熟门熟路的把顾千城带到一小村庄,在村庄外放一道信号烟,便有一农家汉子出来,悄悄的将两人带进家里,并他们奉上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和吃食。

林琳一看顾千梦的眼神,就知道她这是看上了孙家的公子,还真是……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太子殿下,我抱你出去玩,你父皇有事要忙。”唐万斤拍了拍龙宝的背,轻声哄着。

“千城,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秦寂言将顾千城打横抱起,紧紧的抱在怀里,要不是怕力道太重,会压得顾千城生痛,秦寂言都想将她揉进身体里。

“这是我和秦寂言的事,与你无关。”顾千城冷着一张脸,看景炎的眼神满是厌恶与排斥。

到了六扇门,发现秦王殿下不在,说是皇上召他进宫了。

“是什么?”大丫鬟追问,许是想到院子小,顾千城能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温和了不少。粗使婆子缓了口气,这才平定下心神,指着外面的说道:“外面池子里,有人死了,说是大小姐院子里的孙妈妈,老婆子听到就来给大小姐报信。”

至于这些副将,封似锦知道他们是好心,可却办了坏事!

顾家人听到大理寺收了状纸后,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顾国公虽然在顾千城面前逞威风,可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年多亏了有老太爷掌舵顾家才没有倒。

顾老太爷从来不是一个嘴上说说的人,他说不理就是真得不理,哪怕是官差要去顾家陵园检查武芸的墓,顾老太爷也没有出面去摆平。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大秦来使沉着应道:“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还是贵国皇帝陛下的意思?”

“屋内有许多手刻木头,像是做卷轴用的。”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言倾已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言倾得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顾千城原本想要下马车打个招呼,可想到这里人来人往,再加上程家的事要紧,顾千城便没有出去,只坐马车里等消息。

几个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默契的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秦殿下,他们就当作什么也知,先把顾姑娘送回京城再说。

顾千城抬头看去,已是醉了。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她们在虚庾庵几十年,就没有见到什么鬼,更不用提七孔流血的白骨。

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虽是被圈养无自由,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或者羞辱他,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只是没有自由,没有富贵生活罢了。

落在地上的碗没有碎,碗里还有一点点鱼汤,顾千城知道这些鱼汤都加了特殊的料,也不浪费将剩下的那一小口鱼汤喂给跛脚男人。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小伙伴们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现在想清楚后,立刻同仇敌忾的道:“赵王真卑鄙。”

言倾要是会放过他才鬼,“赵王,你造反在先,现在又不顾百姓的生死,你怎么对不起皇上。”

顾千城越想越觉得没面子,幸亏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不然她丢脸丢大了。

他始终记得父王的话,他的妻子可以出身不高,可以不漂亮,可以没有才学,但一定是要他喜欢的人……

保皇党在心底默念,太后党也不忍直视,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实在有失身份。

而秦寂言走到自己的坐位旁,发现只有一个位置,当即招来太监:“再加一个位置。”

是夜,老管家亲自给他们三人送饭菜,同时重复前一天说过的话,“怎么样,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了吗?”

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如果真要说原因,也许和五皇子、贵妃娘娘有关。”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发生命案找衙门,不是正常程序吗?我哪里又错了。”渣爹的事顾千城实在不知如何解释,她能告诉秦寂言她根本没有把渣爹的死当回事,所以根本不记得找秦寂言吗?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他们要是不把这事办好就走了,估计圣后会气得派兵追他们。在海上,他们还真不是长生门的对手。

活火山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火浆在火山口不断的翻滚,致使周边的温度都极高,山脚下的沙子都是红色的。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好了,好了。忙呼了一天你们也不累,利索的把痕迹都抹了,都回寨子,这几个月不要再出来了。”猪头六是个谨慎的人,虽然对狼牙山的地理很自信,可却不敢轻易冒险。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委屈!委屈!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顾三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通过关系找熟人搭了线,不吝银钱的开路,终于说动了守门的人,顾三爷如约也接顾千城。

“承意回来了?”顾千城脚步一顿,让下人把东西放回去。

战场上,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失了人多的优势。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皇上这哪里要处置太上皇的人,他这是要把朝堂的水搅浑,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把所有大臣的把柄都握在手上!

“圣上!”听到秦寂言毫不迟疑的下令,众大臣吓坏了,不等秦寂言说完,就急忙打断,生怕秦寂言说出重罚他们的话。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郡王和封大人说的就是我要说的,现在我们正打仗,战场上可少不了殿下你,殿下你不能回去。”平西郡王与封似锦更多的是考虑到京中的危险,程将军则关心战场,不过目的一样。

下过一次棋后,封老爷子很了解顾千城的棋路,没有半点意外,顾千城很快就惨败。

那些个文臣不知秦寂言何时会到,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着,而因他们的存在,也引得许多百姓停驻在城门口,想要知道这些大官到底在等什么人。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秦殿下自认不是小气的人,所以……

“哦……承欢给我们准备的宵夜,要吃吗?”秦殿下非常无耻的将唐万斤给剔除了。

要是顾千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就是十个他也赔不起。

子车虽然胡乱挑了一个方向游,可却一直坚持朝一个方向游,他现在还记得方位,“那里……不远。两艘船刚对撞过,船身有破烂,看到了就会知道。姑娘上了灰色的那条船。”

“唰唰……”只见数道剑光闪过,冲在前面的人齐齐倒地。

君亦安对长生门的恐惧完全是刻在骨子里,就像是被训练有素的狗,见到主人本能的就会听从命令。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辛苦了华大夫。”老太爷上前,朝华大夫作了个揖,华大夫连称当不起。顾二爷不甘示弱,也郑重的向华大夫道谢。

“外面在传,顾老太爷在你为相看人家,准备在年前把你嫁出去。甚至还说你为此,连病重的父母都不顾。”秦寂言微微往后,稍稍拉开了他和顾千城的距离,不过……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圣上,长生门的人出来了,我们是不是要停下来?”随身的侍卫,看到长生门巡逻的战船朝他们驶来,忙上前请示。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皇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药王谷主那人你真不能放,他医术高超,你放他自由就是放虎归山,给他时间他必然能建立一个新的药王谷。”

好在,他辛苦两年,顾家的继承人就能长成了,到时候他也就安心了。

秦寂言过来时,就看到所有人都围着顾千城的画面,秦殿下当即脸就黑了!

“咳咳!”秦殿下轻咳一声,提醒众捕快他来了,可是……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大秦皇太孙手中只有二十万人马,要攻破他们易如反掌,至于活捉皇太孙恐怕很难,据末将所知,秦殿下武功高强,我们恐怕抓不住他。”说话的人是副帅,是风遥的左右手,也是西胡皇帝的心腹。

军中议事便是这般,一干武将吵吵闹闹,风遥一向放任他们,最后能吵出结果也罢,吵不出来也好,反正他只要让西胡皇帝看清楚,他没有独裁专制,也没有大权独揽。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灵验?她们求神女什么了?”顾千城好奇的问道。

是以,当秦寂言出现在封首辅身旁时,封首辅直接吓呆了,要不是秦寂言出手帮他打掉朝他扑来的老鼠,只怕此刻封首辅嘴里就塞进一只大老鼠了。

长生门放话说要灭了封家,可以说是欺到了封家头上,封似锦要是能忍才有鬼。

他是喜欢千城的,只是……他们还不曾开始,就结束了。

无利不起早,这话绝对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见宫女肯定的点头,五皇子咬牙切齿的道:“查,立刻给我查,我要知道是什么人动得手。”居然敢算计到他母妃头上,死定了!

“姑娘,你别吓我,你哪里不舒服?”子车吓坏了,也不敢乱碰顾千城。

“姑娘,你没事?”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子车,惊呆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秦寂言早有准备,眼神一瞥就有文书上前,只等顾千城开口。

难怪仵作的活没有肯做,现在也只有犯了事的人,找不到生路,才会跟老仵作学验尸……秦寂言和顾千城下落五百米左右,就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口直接开在崖壁上,口很小,仅容一个人通过,站在上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秦寂言也不多说,接过匕首用力一划,削掉了一层皮肉,腥臭的血飙了出来,露出雪白的蛇肉。

一下,一下,非常有规律,小雪貂跳得很卖力,可跳了数十下那门依旧没有反应,小雪貂越跳越吃力,到后面都没力气蹦起来。

此时大街上弄成一团,即使有官差维护秩序也没用。劫囚车的人把炸药丢进百姓中间,炸药的杀伤力极大,覆盖面又广,一爆炸便死伤无数,根本跑不掉。

待到骚乱结束,封似锦这才开口,让众人排队,按官差指挥离场,为了让一众百姓配合,封似锦保证道:“我保证,不管有什么危险,我将会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也就是说,有任何危险,他与众人一起承担。

只可惜,他们的想法很美好,可实施起来却有难度,因此……封似锦的人早有准备。

“顾姑娘,这边请。”秦王府的老管家亲自出来迎接,看到顾千城的时候,脸笑得像太阳,“顾姑娘要算是来了,圣上一大早就来王府等姑娘。之前老奴派人去了顾家,顾家人说你出去,不知去了哪。幸得六扇门的人说了一声,不然皇上可要怪老奴办事不利了。”

其他人同样受不了,听到倪月的命令,立刻顺着秦殿下辛苦砸出来的出路走了……

至今没有一个出来,连尸体也没有。

顾老太爷会做出这样的推断,是基于另半本《夷国志》是在秦寂言手中,而这自然是顾千城暗示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