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倾城师傅倾城爱 > 第40章:禅天罡

宫弦恶狠狠的瞪着我,似乎对我的措辞不是特别满意。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百宝箱就是稳稳的像是被万能胶粘紧了的样子。紧紧的粘在床上。任凭我如何使力,都拿不起来。

我一天事情都跟着张兰兰,倒也没什么。上了车,我们又一次的准备去机场。感觉今天一天,就像是开启了一个传送门一样。从这个地方运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呆上两个小时又来到这个地方。

虽然我并不认为我可以查得出真相,但是目前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先查查看走一步算一步。

我站在马路边等的士,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被人盯上的感觉。

虽然说那姑娘是将地址给发了过来,可是我跟张兰兰光是看地址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于是我一咬牙,拉着张兰兰走到路边,就是一阵拦的士。希望地址离机场不要太远,不然我这真的就是处理一个差评都要处理到破产了。

因为我忽然之间想起来,在我们,入住磨盘山的第一个晚上。我们被人引了出去,困在那个迷阵里面时。

我只能硬挺着。盼望着天赶紧亮起来。无论如何白天总是比夜晚让人心安一些。

“陆雅,你怎么还穿着高跟鞋上去啊,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快下来。”我对着陆雅嚷嚷着。

进到了别墅里面,到处都有着一股浓郁的薰衣草气息。窗户都开着,吹进来的晚风有点冷。宫一谦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我一进去他就跟我打招呼,声音格外沙哑的说道:“梦梦,你来了。”

陆雅并没有将话说完,而是狠狠的瞪了我几眼后,方才怒气匆匆的离开了。

这一瞬间,我几乎心灰意冷。但是我也还是瞬间就打开了淘宝,然后一把抢过了张兰兰的手机,打开了记事本功能,写下了那个人的地址以及当初联系我们店铺的那个手机号。我是哭着求朱克的,可是朱克犹豫了一下,只是将我放在了餐桌上,然后对我说:“我将你放在这里,丹凤就可以看得到你,虽然你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但是至少你的性命没有危险了。

所以一下飞机,我就感觉到十分疲惫。这种不光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的洗礼,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备受折磨。

“不……不怕……大哥哥不怕……”大明的样子特别的滑稽,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让我差点儿想笑出来。

“这是怨魂鬼刹的灵体,这种怪物,它的灵体是什么样的,说明他的本体就是由什么东西变幻而来。”张兰兰拉紧了我的手,把我带到了一株大树的后面躲藏起来。

这时的厉鬼的头部又变幻成人头,它恶狠狠的瞪着张兰兰,嗤的一声放出许多黑里透红的气体,然后手一挥朝着张兰兰笼罩过来。

大后天?我想都没想的就一口回绝道:“不可以,那样太久了,今晚呢?今晚不能约到见面的时间吗?现在时间毕竟还很早,也正值晚餐的事件。如果约晚餐太久了,不如我们就约个夜宵也行。”

“我老婆现在怎么样了?事情都解决了吗?”王鑫这个时候脸上写满了担心。

虽然说现在这个状态并不是很好,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小慧的激动,这也许就是另外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经历吧。

大陈往前走的时候,我又细细地看了一眼这辆牛车,刚才张兰兰就提醒过我,说这辆牛车下是我们坐过的那辆,当时被大陈他们说话给岔开了我的注意力,现在看看可不就是我们坐过的那辆吗?

我还在迟疑之中时,张兰兰却出言提醒大家小心。她的话让我全身的血液瞬间都沸腾起来,精神也立马紧紧的绷了起来。我相信张兰兰的话,在这一方面是,她可是比我有经验多了。

黄拓跋的家是三层高的洋房,四周全部被各种各样的鲜花围绕,各种果树也是一应俱全。

张兰兰这时也恍然大悟般的说:“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你看看那个黑影有没有影子。”张兰兰也小声的告诉我。

曾大庆猛地一抬头,然后说:“我另外的那两个女儿出来的时候就是死胎没错,可是令我惊讶的就是,这两个死胎被生下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竟然张大了嘴,嘴巴里是另外的一个婴儿剩下的小半条腿。医院为了要破解这一事件,于是就把她们的躯体给加入了福尔马林保存起来。”

张兰兰继续巧语相劝。

张飞说着,声音已是哽咽。我开始是觉得张飞有些无聊的,但是越想也就越觉得他可怜。听了他说的话,我也是一阵沉默。更是被他弄得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因为他的意愿,自己被迫跟他冥婚,自己从来就不愿意,可是结果呢?

然后只听见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金龙身体中的女性灵魂就飘荡了出来。它在空中伸了一个懒腰,叹了一口气说:“终于找到一个让我满意的躯体了,这几个小时闷在这个人的身体中简直快要把我给憋死了。真不知道如果没遇见你,我的生活该是怎么样的景象了。”

虽然说我积攒不到一百个好评,没有办法离职。但是我宁愿一直没有差评无法离职,也不愿意靠不停的修改差评来换成好评。谁知道有没有可能就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怎么都不肯消除差评,就像我之前那样。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看了一眼就爱上的呢。

感觉到那边的电话被接通之后,我开门见山的说:“您好,请问您是否刚才在淘宝店里购买了一款白玉手镯吗?”

还好这一回虽然宫一谦并没有象之前那样在三声之内就接听我的电话,但是好歹,接电话的人是他没错。

打定主意,正准备实施的时候。宫一谦却抱着我一直胡言乱语,“梦梦,我真的不喜欢她的。你信我。”

只见张飞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是呢,那个人头用后脑勺对着我,满头的长发从我的脸边拂过。这当场就把我给吓得从车上滚了下来。慌乱中我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抓住了那个人头披落下来的衣服。”

而这一切,我之所以能够找到他们。全都是因为宫一谦。

过着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就算宫一谦不在乎,我也在乎的不得了。更别提我现在还跟宫弦结为了夫妻,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宫一谦在一起。

小镇很小,如果我们不是心中有事的话,走走逛逛的很快也能回到酒店,但是由于我们都急于早点做出八毒赤丸子,因此我们招了一辆代步的马车,有了马车的代步,我们不到十分钟就回到酒店。

吴先生开了开口,还没说出话,就看见从我们身后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面容有些苍白,在她微微用力咬了咬嘴唇的时候才才给嘴巴上增添了一些血色。

“因为我们的这一翻动作,那鬼魂是肯定知道我们想干什么的了,一旦知道我们有对它不对的想法。一定不会跟我们和平相处的。所以要是真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就只能跟它硬碰硬了。”

“你们怎么还逛上淘宝了?”

“我确实是想到今天是有店铺三折甩卖的,如果要是不买两套衣服,我自己都为自己感觉到亏了。”张兰兰潇洒的在文档里面敲上了这句话。

“好……好……”大明说话中已经有些口吃。

我连忙抓起那杯还没有喝完的水,又一口气的将水全部都喝完,方才觉得好了一点。我的邻坐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应该是感觉我这一动一动的太不正常了吧。

我也是醉了,想着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能浪费。这次算是下了本钱,下次这种亏本的生意打死我都不做。

我感觉到惊讶,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陆雅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了。想到这,又让我不由得联想到今天打电话给宫一谦的时候,陆雅在旁边说着的那些暧昧不明的话。说什么昨晚太累了,要休息。

如果曾大庆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必要耗着了。还不如愉快的去给自己选上一个跟宫弦摆在地下室一样好看的棺材。

好在女鬼也只是这么停留了几秒,然后就退了回去。森冷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来:“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能看见我,但是我就问问你。我有那么丑吗?还能把你吓成这样。我跟你说,就凭你这姿色,比不上我活着的时候的千分之一。”

场景一转,我的视线又回到了宫家。我正在兴致勃勃地布置我们的家。还把那张跟我在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看到的那张跟宫弦与我的婚床所使用的那张床一模一样。

我还不相信我的眼睛,拿出了我的手机,看了又看。我确信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正是一点十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是过了处理差评给我期限的最后一天。

很快的兰兰跟蓝先生就以双的睁开了双眼。我惊喜交集,正要询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时,却在此时,从兰兰的身上掉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圆球,那个球腥臭无比。“哇”的一声,我立即就吐出一口酸水。

我不管宫一谦那越来越浓黑的脸。又说了一句:“你记得我说话算数。”

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没有办法。我无法阻挡得了他们自由行,最主要还是无法阻挡他们的战友之情。

其实我是想住在这一层的,因为这样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方便我们跑出去。可是这样的心理我不敢说给他们听,我怕吓着了他们。

有吗,我细细的回味着张兰兰的话,我自己倒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况且这一路过来,这些事件,直觉告诉我,他们都是有关联的。也包括了那半道上出现的徐浩住的那个小木屋。

张兰兰进屋里去休息去了,我则坐在了秋千上想着心事。我的思绪一会儿想到了宫弦,一会儿又想到宫一谦,一直在他们两人之间不停的交换着。有时想着宫弦对我的霸道,有时又想到宫一谦对我的好。这让我的情绪又低落起来。

我连忙联系店里一个叫小米的客服,问:客户不肯删差评怎么办?要不就算了吧,打电话退钱给他,他都不要。

“没用的,离职会死的更快。如果不干了可以向店长辞职,不过你要积累满100个好评才能见到店长。这是规矩。”

“那个雕像现在在哪?”我压低声音问。

糖果?记得装糖果的碟子里确实没有几颗糖果了,但欣欣说什么……这个雕像会吃糖?

哟,瞧瞧瞧。我就知道陆雅不会这么稳,这不,刚装了没两天就开始露馅了。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差评,差评,差评。”这简直就是三个大大的催命符,在我的脑海中无限徘徊。

可是我的解释并没有让丹凤相信,她也保留着所有艺术家都会有的敏感。只见她疑惑的对我说:“是吗?真的是这样的吗?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跟别人说话一样,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难道这个是鬼?只见那个女子趴在了丹凤的背上,伸出了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着丹凤的脖子。舔过的地方都带着斑斑血迹。

我的话可不是危言耸听,自己吓自己的,试想哪一次出任务,不是跟鬼就是跟恶灵斗个死去活来的。若是张兰兰再病倒,没有张兰兰的帮助,我还没有那个自信可以自己解决得了那些恶鬼的来犯。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我对这一切表示不能理解,好奇的看着张兰兰。

“师傅说白了,我们两人是受到邀请去黑雾迪厅的,师傅你看来似乎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样子,你也知道我们俩是个貌美的女子,也不想看到我们吃亏对吧?还劳烦师傅你能不能把你所知道的,黑雾迪厅的内幕告诉给我们啊。”

我走回到了车体边,拿出了手机,一看还是有信号的,于是赶紧尝试着拨打张兰兰的电筒,却发现她的电话已经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了。

老奶奶继续得意的说,“奶奶我生了5个孩子,你怀孕没我一眼就看的出来。”

宫弦深邃的眼神看着我,勾起唇角说,“娘子,我们好久没欢爱了。”

嫁给他?这男人不止一次说过这话,孩子都有了,难不成他真的想娶我?还没等我仔细去寻思,眼皮就越来越重,于是我睡了过去。

“嘴巴变甜?”我诧异的问。

不过话虽如此,比起那边的空床可能招惹来鬼,我可是万万不敢自己跑过去睡觉的。当下也就眼睛一闭,心一横,索性也就不管了。然而,闭上眼睛后。却总有东西在不停的挠着我的脸,轻轻的就像羽毛一样。可是又让我的脸感觉到痒痒的,一阵难受。

我都有些不忍心去看了。我别过头,看着张兰兰。黑暗中我看不清张兰兰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出一个轮廓。

陈媚?这关陈媚什么事情!我千不想万不想就是不愿意听到陈媚这个名字,她给我带来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来来来,先吃饭了,吃饱了再去练习,省得饿着肚子再放出一碗血,到时你虚脱了就不好了。”宫弦一边气招呼我坐下吃饭,一边解释着。

“你就那么想死。”还没等到我这个苦主说话呢,宫弦就气势磅礴的说,一字一句带着凛冽的气势,让我不由得微微感叹。

噼里啪啦的把自己的想说的话说出来,我真的是觉得太爽了,不过站在我对面的男人,脸色实在是难看到了一种极致。

我心中干着急,因为我并不知道该如何让手镯不要打开结界,眼见着手镯上传过来的热量已经是越来越热了,如果再不做阻止的话,用不到二分钟手镯就会打开结界了。

当我如约来到了云来咖啡厅时,一眼就看到了品香梅也在咖啡厅里,现在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于是我假装没有看到了,从另一边绕了进去。来到了昨天我跟那个客户约好的云雾包厢。

品香梅首先将那盒胭脂摆在了桌子上。然后对我说:“你看,就是这一个。开始我也只是以为它就是一盒普通的胭脂,但是当我使用以后,我却以现许多成功的男人都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尤其是当他们跟我春风一度以后,原本他们懂的知识我也懂了。”

就像宫一谦说的一样,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不然不会一直动,就是我单单看着眼前的这个一直动来动去的行李箱。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张兰兰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姑奶奶,又怎么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惊悚的发现。我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也就是说,我迷路了。在我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我的手机却突然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

真的是太可怕了。我虽然一直跟鬼魂在打交道,但是我现在却还是怕的全身发抖。现在的我百无聊赖的站在原地,走也走不出去,身边这些花朵又妖冶的可怕。

这个问题我也询问过黑雾,可是那时他说他不知道。现在看他这般的模样,我希望能够听到我想要的答案。

看得出来张兰兰已经喝醉了。当下她就支着手看着华先生,然后说道:“应该是我的错觉,我现在头好晕啊。华先生,你是不是下迷药了。”

我捧着花瓶的手抖了抖,好在我定力强,没有将花瓶给失手摔碎。如果花瓶要是摔碎了,想必丹凤是打死都不会给我把差评给改了的。

花瓶被我重重的放回了原位,我却整个人都被吓得往后站了起来。这是什么?难道又是跟我前面看到的那些小小人头是一起的?

我低下头,拉起衣领,朝着衣服上就是嗅了嗅。可是昨天晚上我觉得我的身上有一股花香,也就是我晕倒后起来的时候闻到的,但是在我回到房间里面洗过澡后就察觉不到有什么味道了,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声音说的紫色梅花的香味。

“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愿意放过你的女儿,而是任其发展下去,不是我收了她,日后也会有别的道士来收了她,到时她可是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

小女孩点点了头,她不再挣扎,而是看向她的母亲,脸上一脸的开心的笑容,道:“妈妈,我们永远都是母女。”

她好不容易拥有了这一切,若要真的像昙花一现,那实在是太无法令人接受了。

我忍不住抬头,却看到那个怪物正站在窗口处冷冷地看着我。他的目光如毒蛇般的狠辣。让我觉得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