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倾城师傅倾城爱 > 第55章:骨鲠在喉

那剑形实体却是骤然放出光辉,分别射入易峰与梦嫣仙子的识海之内。紧跟着,梦嫣仙子就觉得自己的灵魂之力竟也在流失着,只是速度不算快,对她的境界一时半刻也影响不大。

那株小树已经分解,磅礴的生命元力不住地冲刷着九系神灵之力金丹,在丹田之中制造出了一个庞大的能量漩涡……

此时伤重,易峰显得欲望并不强烈,很理智地以真元力将雪人族公主的伤势暂时稳定,让其伤口不再流血。

易峰没有犹豫,全速飞到梦嫣仙子身边,一把将之扶住,而后就觉得眼前一阵黑光闪耀,剧痛也从手臂上传来,却是那紧随而来的中品魔剑击中了他的手臂。

“呵呵,如你们这般的蝼蚁,活着有什么好处呢?”女子笑颜如花,手臂轻轻一挥,顿时又有两朵血色莲花闪现出来,缓缓落向那新郎官与大神后期修士。

武门取得盟主地位,几乎就成了神界大陆人类地盘最为强大的存在,而偏偏他们又绝对不可能放过易峰,才会决定接下来就对易峰动手。

更为关键的是,那上品仙剑此时不仅透溢着浩瀚的仙力波动,其后面还有一股子天地灵力在推动着,自己就算是以斩天剑去硬拼,恐怕也不能抵挡。斩天剑硬拼肯定不会有事,可斩天剑与上品仙剑在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势,绝对不是易峰能够抵挡的。

当然,镇魔星系中的魔修,也不知道他们的魔尊大人已经到来,却是知道在镇魔星系中也驻扎着一支强悍的魔道军队。

看着现在身体上耷拉着的几块只能遮掩关键部位的布条,如干柴枯枝一般的身体,易峰可谓是一腹辛酸无人倾诉。

陆长风依然没有任何表示,一副不用法宝与对手比拼的架势。也是,金丹后期修为的他,遇到只有融合期实力的同门弟子,对方又没有强大的法宝,他完全可以不用法宝击败对方,而且是轻松击败。

这四位应该就是神界大陆,至高神座下的四位主宰,竟然联手而来。

而易峰极目远眺之下,还能够看到,幽冥死城被昏暗的阴云笼罩,但不远处却是一片大亮。

白色的圣光撕裂长空,化作道道光剑漫天劈落,却被十六翼天使手中的黑色十字长剑震散……

————————————

如果没有意外,今天依然会有五更,兄弟们支持起金牌来,俺们一起屠杀前面的。

“真是胡闹!”中年修士不禁轻喝一声!易峰听了这些后,脸色当即大变。

易峰心中暗骂应成子不厚道,但也只能咬牙坚持。刚才易峰喷出的鲜血,其实是受了斩天的指点故意为之,他不能表现得太过异常。在应成子的灵识攻击下,不昏迷可以用灵魂稳固解释,但是,一点伤害都没有的话就难以理解了。

梦嫣劈出的那一剑,真可谓惊才绝艳,万丈剑芒,裂空而来,浑然不像是女子能够发出的浩荡攻击。

不过,这一次易峰也不好过,这位被杀掉的仙君,在未死之前还算比较谨慎,带的法宝比较多,而且还有三张极品仙符。

“小子快走,有仙帝级强者来了。”斩天此时对有些迷糊的易峰说道。

而这边,蓝红火龙却是在击退那极品灵剑后,与后面新喷出来的火龙一道扎进了鬼头大军之中,接着就听到被鬼头包围着的那团金光在一阵黯淡后发出一阵悲呼声。

而这片群岛幅员也十分辽阔,纵横至少近千里,全是形状奇特的岛屿,其中还盘踞着不少实力不到元婴期的妖兽。这些妖兽,最近一段日子以来,可是被易峰**惨了。

虽然裂天镰并未完成终极蜕变,但其毁灭法则已经圆满,实力彪悍之极,一举击杀两位强敌后,几乎在片刻之间便将之炼化成为了毁灭凶魂。

不过让易峰郁闷的是,与自己有关系的女人,貌似都不愿与自己有太多交集,就像那前世的一**一般。

那四劫散仙其中心中也是一片焦急,毕竟他肩负看护魔尊之女的任务,此时易峰攻击如此猛烈,他只能期望其他三位散仙赶紧回来救援。

而此刻,易峰的星辰魂珠也出窍了,微微颤动着,漫天的星辰纷纷汇集而来,这片虚空渐渐变得昏暗,直到几天后,星辰魂珠归于识海,易峰眼前才一阵大亮。

“不信我们可以试试!”易峰无耻地说道。未到传送阵边上,易峰二人就已经感觉到了杀机凛然,来自于传送阵方向的杀意宛如滔滔洪水一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很显然,这是南武门的精英部队,由此也可以看出,南武门对二人的重视程度。

“仙子可还记得五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悲鸣寺与一位名唤婴魔的魔头拼斗,当时是否救下一位枯瘦的孩子?”易峰不确定地问道。他其实对当时的事情也记不太清楚。

到了易峰这种水平,自然可以看出自己肉身里的一切,任何都无法隐瞒。

铁盒子打开了,那修士便在这个山洞开始修炼时空法则,用了近百亿年的时间,也只是领悟了一半不到,而且他之前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

“好,还是我来先来吧!”暗黑祖神挤了下粗重的眉毛说道。

但是转而,佝偻老者就又恢复了神色,也不去理会嘴角的血丝,微微一笑,道:“该我了!”

万般无奈之下,易峰虽然对禁制与阵法之道毫无兴趣,也只能耐下性子去修习。

可是,那两样灵物所造成的环境实在太过恶劣,易峰想要将它们弄出来太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这个山洞中波动太过强烈,易峰的仙识也被极大限制,无法驱使斩天剑离体太远,自己的诸般法宝中,也只有斩天剑可以靠近那两样灵物。

于是乎,百息不到的时间里,飞上来的地龙就被鬼头吞噬,而鬼头大军中则是又多出了上前鬼头。易峰见此,以为冰霜巨龙以妖婴发动天赋神通,刚想要躲开,却是被斩天唤住,斩天道:“别跑小子,这不是天赋神通,只是龙语法咒,你以斩天剑和天火玉净瓶全力攻击妖婴即可。”

“它既然吸收了你的血液,而且还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斩天话没有说完。

当斩天剑劈中那团液态混沌之力时,半空一道耀眼的极光闪烁,而后便是一道惊天炸响。神界大陆那坚实无比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间黑洞!

易峰就那么安静地躺着,感觉有点惨戚戚的,自己貌似已经有过一次躺着等死的经历,上次等来一位女神,这次不知道会等来什么。

可易峰并不知道自己是被召唤走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进了空间黑洞之中。

一番激战,他心神本来就疲惫到了极点,随后又被东辰天尊阴了一把,灵魂都险些被月牙玉的辉光震散,他能够坚持到召唤法术结束就已经是不易了。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当然,这肯定是打击不到易峰的自信,对于小莲的强大,易峰可是早有体会。

而小莲也安慰了易峰一把,她赞赏地道:“以你这剑域的威力,在神君之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即便是一般的初期神王,只怕是也会对这剑域感到十分棘手。特别是你那剑婴本身就带着慑人心魂的剑意与杀机,而由你斩天剑来配合剑域发动剑诀,可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抗衡的。而且,你那斩天剑的星空剑诀,实在是有点变态!”

小莲听说易峰的星辰剑诀是出自于天典,当时就震惊得不行,但倒是不会觊觎的易峰的剑诀,只是对易峰的运气羡慕非常。

麒麟兄弟肯定是同进退的,沙鼠妖虽然只有一个但实力不容小觑,易峰五人也是一条心的,不过除了易峰之外,其他四人实力都太弱。

————————————

年轻修士双手不断结出印诀打入到玉瓶之中,那玉瓶则是不断喷涌着火蛇,神情显得轻松而且随意,就像是在干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你的意思是说,这有可能是那老头和革坦仙帝故意弄出来的?”易峰追问一句。

而易峰却是一直难以寻到使用传送阵的机会,万般无奈之下,易峰只得趁着剑域还未消失之际,向星空之中逃遁。

当然,沙鼠妖现在的作为与麒麟兄弟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兄弟与易峰并没有站到对立面上,这一点让麒麟兄弟比较庆幸。

易峰直觉自己被封印当场,感受不到空间的波动,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就像是永恒不变了一般。

可饶是如此,神龙依然坚持着对易峰轰击了几次,几乎将易峰的肉身都崩溃了。

如此反复思虑良久后,梦嫣仙子开口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要知道,不死生物都对毒雾有着极其强悍的免疫力,眼下的毒雾绝对有着大来头。

“能不能行,我不知道。但是,老魔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你照做就是了。这可能是老魔最后一次尝试了,你最好尽力,不然我们一个也走不了。”麒炎摇头说道。

事情缓缓发展着,易峰也在等着黑风老怪如何让火池中的火焰减弱威势。

刘一川身上顿时闪现出一股黑白能量,连坤只觉眼前一闪,他的胸膛就被刘一川的另外一只手拍了一掌。此时八劫散魔,却有着可以超越九劫高手实力的连坤,竟然没有能够挡住这一掌,被拍得**飞退。

就这,一下子让岚辰星多出六位仙君,搞不好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这个山洞之中没有半分死气,也没有半分易峰熟悉的能量波动,却有种让易峰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在运转。

打开玉瓶的封印后,血焰魔帝挥手将那仙婴中能量飞速纳入体内,经过转变后,使之成为无主而且纯净的魔力流入到器胎之中。

那镰刀必定是一把旷古凶器,品质绝对不低,估计不会比斩天剑差多少,甚至可以比拟斩天剑,但却被封印了起来。

然而,这里的精致特别,倒是也能吸引不少妖族修士前来观望。

可易峰刚到九魅狐妖身边,那九魅狐妖就已经飘然离开,依旧是曼曼而舞,她那轻柔的白袖却是越来越长,竟是将她的身形都隐藏起来。

音波对灵魂没有影响后,易峰冷冷一笑,道:“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些把戏,免得我一会儿误伤你了!”

骨龙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先是问了问麒麟兄弟为何要帮助易峰等人,得到麒麟兄弟的回答后,它也就了然了。原来麒麟兄弟的目的和它是一样的,只是手段不同而已,它用武力,企图强抢易峰等人的神牌,而麒麟兄弟则是通过搞好关系,让易峰等人心甘情愿地带它们出去。

而一路上易峰也与斩天分析了两位麒麟与骨龙的心思,同时暗暗戒备着。

“哎,说了也没有用,这是黑风老魔的神通,我们不可能逃走的,一会儿见了黑风老魔,我们必定只有死路一条。”麒炎摇头说道。

可麒炎的这个问题,却是没有谁能够回答,只能等待了。元婴就像是自家的孩子一般,纵然是模样难看了一点,但与易峰心神相通,不分彼此,易峰对其还是有着亲切的感觉;那元婴也是一样,他自形成之初就开始帮助易峰调转真元力,功用却是与别人的元婴一般无二,都是修士一身能量的集散所在。

这是一种惊艳的美,比起韩烟儿的小家碧玉来多了三分成熟韵味儿,比起芸霜的调皮可爱来则是更显稳重与睿智,简直就是易峰心目中的完美女人。

在易峰强大且连贯的防御与攻击下,金衣天尊始终不敢停下,更是不能建功,毕竟他相对于人类天尊而言,攻击显得太过单一了些。

可纵然如此,那金衣天尊也速度不减分毫,那骨矛尖头的金色寒光,几乎已经刺中易峰的胸膛。易峰再无强大法宝可供趋势,形势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虽然他们骄傲惯了,但若是冷依依一人在此,三位超级神兽倒是可以毫无顾忌地直接抢夺便是,可有易峰这么一位他们根本看不出深浅的高手在,他们就得客气点了。

星辰剑诀的最恐怖之处,在前期体现的并不算很明显,后期才变态。

易可儿对什么险地与奇观根本不敢兴趣,她就喜欢人多的地方,比如那些繁华的仙界城池。易峰也没有将易可儿带走太远,只在牵乌星所在的星系的星球上转悠,专门去那些比较繁华,却修士修为都不高的城池,省得这惹祸精惹出了自己解决不了的祸端。易可儿身份特殊,还是不能被高手发现的,不然的话,人家肯定会来捉她。

上面交给辰震与易可儿解决,易峰还是比较放心的,他现在则是指点门内弟子,将那些死去敌人遗落的法宝收起来。易峰心中还很有感触地道:“这是来找茬的吗?分明是来送法宝和仙石的!他们真是太客气了!”

然而在万里外的高空,庞大的幻灵星依然是那么清晰,蔚蓝色的海洋上,飘动着一团团白色云雾。

这件如龙舟一般的飞行法宝,刻录了许多加持速度的阵法,一旦全力飞驰,速度堪比易峰驱使斩天剑飞行。但驱使斩天剑飞行毕竟既耗心神也耗能量,宇宙星空如此广阔,若是易峰以斩天剑飞行,估计没有到最近的星球上,就要被活活累死。

而在连破穹心中,南宫雪琪没有拒绝就是有意,再想想自己如此优秀,也就宽心了。

易峰抱着气息奄奄的梦嫣仙子飞到一个小岛上,而后将梦嫣仙子放下,平躺在草地上。摸了摸自己那只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手臂,易峰一阵苦笑。

若是易峰取出的是正常的灵剑,势必会有灵力波动引起鬼妖的注意,而斩天剑却没有。

若是来人谁也不顾,那么血焰魔帝等人就只能出手了。血焰魔帝虽然一身旧伤未愈,可那神禁之中,绝对还有高手,而且必定是比血焰魔帝实力更厉害的高手。

来人却是回道:“魔尊大人既然不会杀我的两个晚辈,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呢?再则,我迟早都会与他见一面,只不过不会是以这种情形去见他。他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接受威胁的。不过,我可以试着先救走一位。”

来人祭出的那道流光也是神器,全力轰击那神禁之下,却是让那神禁一阵光华爆闪,但却没有被直接破开,而且还对老者进行了反击。

血焰魔帝等人的攻击再次被光圈弹开,而那光圈再次却是没有当即溃散,在击退血焰魔帝等人的攻击后,忽而猛然扩展,速度十分快,血焰魔帝等人根本不及躲闪,就被光圈击中,而后被退开了老远。

银色小剑微微一颤,竟是凭空浮立在易峰眼前,而后,一股如烟似雾的物质缓缓飞出来,慢慢地在易峰眼前凝化成为一个淡淡的人形虚影儿。

易峰听到终于有好处可拿,便和颜悦色地道:“放心吧,你跟了我,绝对不会后悔。对了,你有名字没?总不能一直叫你器灵吧?”

————————————————————————

易峰逃出来后,为了不引起高手的觊觎,诸般法宝都被收了储物戒指之中,丹田之中除了剑婴之外,空空如也。

本来想着挂过一次再活过来肯定会实力锐减,易峰就专门瞄着一个杀,而杀了人家几十次后,人家活过来后依然欢蹦乱跳,实力也是一分未损。

易峰的灵识之中,那银甲地龙王身上确实有几处没有被鳞甲包裹,却有着大大的疤痕,不是新伤,应是旧疾方愈。魔龙的身上也是一样,不过,不太明显,在受伤时肯定也不算太严重,比银甲地龙王的情况要好一些。

霎时间,无数流光同时跃起,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个驿星的星空之中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大战,而且参与大战的都是极其罕见的神界高手。

易峰二人听着吉雄的言语,心中有点好笑,实在不耐烦了,小莲回道:“不就是要开打吗,何必罗里吧嗦的,快来快来,都别杵在哪里当标杆了。”

易峰心中暗自揣摩,这幽冥死域忽然降临倒底为何,而强大的不死生物把活着的修士抓来又有什么用意呢?

再则,南宫老怪对魔尊手下弟子可没有什么好感,出手抢夺神牌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这些法宝还未发威之时,那巨钳也再次与斩天剑硬拼了一记。易峰再次撞在石壁上,而那螳螂的巨钳上也有两个豁口,显然其品质不能媲美斩天剑。

据斩天看过之后说,如今的鬼头之中,已经有几十只堪比玄仙的强者,还有几百只到了堪比金仙级别的强者。

时间悄然而过,在易峰心弦紧绷之下,那阴阳鱼收起了混沌之力,那金色小剑也浮现出来,就在易峰身前一尺之处,与易峰面对。

这种情况让易峰始料不及,可他却知道此时必须阻止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虽然只是降了一阶,但帝级中期到帝级后期的魂力,几乎是易峰总魂力的八成之多,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魂力与精血的流失还在继续。

“血焰,没有想到啊,你居然在我仙人星域腹地,居然还能布置如此多的高手。”纳兰帝君自然能够以仙识看到外面的情况,倒是还算平静地出声说喟叹道。

血焰魔帝倒也不得意,只是道:“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全是魔尊大人安排。”

而上面的五位实力高深的魔修,却是很快就将纳兰帝君的两位帝级后期手下打成重伤,随即又被残忍杀掉,就连那位身负重伤的仙帝也没有幸免于难。

神丹之类方法是不用考虑了,如果用神丹可以解决,龙皇妃估计也早就好转了,那上界神君也不会无功而返。

“确实只有五成,但我会尽全力,龙皇大人若是允许,等我先稳定心神,随后便可解开皇妃的封印了。”易峰点了点头说道。

为了不影响易峰,龙皇大人已经带着所有修士离开了山腹,一边负责警戒周围避免闲杂人等过来打扰,一边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当然,绝对没有谁会用魂力去窥测山腹中的情况,因为这绝对会干扰到易峰。

墨蛟对这片海域十分熟悉,对于那些实力与它相当的更是熟稔于心。墨蛟虽然是分神初期修为,但是实力绝对不低于分神中期的人类修士,纵然是对上分神后期妖兽,有易峰在一边配合,至少能立于不败。

先是在重压下血肉一片模糊,跟着就是骨骼发出裂开的脆响……

可是木已成舟,喝都喝过了,吐是吐不出来了,易峰只能祈求后果别太严重。

“快带师妹离开!”

“原阳仙君貌似没有炼制极品仙剑的本事吧?”易峰有点疑惑地问道。

让易峰更加想不到的是,在他心思纠结犹豫不定时,黑风老魔居然没有了动静,本来抽搐着的身子渐渐平静,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就像是将要死去了一般。

易峰虽然极品神丹,但莫说是对黑风老魔此时的情况没有丝毫帮助,就算是有帮助,易峰也不会慷慨解囊的,他巴不得黑风老魔早点挂掉呢。

故而,易峰很客气地应道:“不知道黑风前辈有什么要吩咐小子的。”

熠熠生辉的银光中,包裹着的却是一头壮硕如山的银甲地龙,那个头比一般的地龙至少庞大了十倍有余,而且额头上的双角已经是淡金色,一身银色鳞甲中也隐有金光透出。

“呵呵,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不过,此时他们二人正在闭关养伤,一时半刻怕是不能出来见客了。”那神君对易峰笑着说道。

若是如此,现在的情况也就好解释了。正常情况而论,神君下界根本没有必要和易峰磨蹭,直接就可以问罪,就算是易峰有点保命本事,但面对神君级高手只怕是也万难抵挡。而这神君不仅没有大肆征讨,反而还让仙尊去请易峰,甚至还在此等候三日后摆下酒宴,一副自家人的样子。

言罢,那魔修竟是浑身魔光大炙,紧着便在易峰惊讶中划破长空远远遁走。修真界高手无数,奇技更是不知凡几,易峰在很早之前就见识过元婴破空飞遁,今日再见这魔修逃走时的惊人速度,很快就释然。

而那位立在一边的云浮宗修士到了此时才想着去躲开,不过,他的修为只有分神初期,方才只是走运才得以逃出血红光幕。

这一战进行的非常迅速,这修士根本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人数大占上风的己方就败得一塌糊涂。此时要躲闪,易峰岂会给他机会,只是瞬间斩天剑就横着挡在那修士身前,而血灵镜的光幕再次将之笼罩。

邀霞城的城主府设计比较巧妙,处处都有强大的禁制,不过,其中的卫队却没有多少人,也只有少数几位仙君而已,很快就被全部拿下。

血焰魔帝一脸煞白,沮丧地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剑宗老者那随意的一次攻击下就已经呈现颓势,若是那剑宗老者全力施为,几乎有着可以秒杀自己的实力。

确实,五爪金龙就已经是超级神兽中的王者,同期修为的话,已经比麒麟要强大。而这骨龙身前乃是六爪金龙,而且修为还远远不止神君级那么简单,无论是血统还是修为,抑或是天赋神通,都要比两位神君级的麒麟强大很多倍,两只神君级的麒麟在它面前确实很脆弱。

前面是冲不过去了,若是硬冲,激怒了那大个头怪物,若是它拼命起来,易峰估计冲不过去不说,还可以防御罩被破从而丢了性命。

当然,大家也没有人外放仙识去窥测什么,因为这里的人太多,外放仙识就是给自己找麻烦,除非你能将仙识控制得十分精妙,但饶是如此也会有风险。

自上次神界大**以来,武门也曾掌控过神界所有驿星,在大半的驿星上都留有耳目,易峰二人经过了那么多驿星,虽然改变了相貌,但二人一男一女的组合委实比较显眼,岂会有一直不被发现之理。

不过,越贤与吉雄同是来找易峰二人,却不是一个目的。吉雄自然是为了替侄儿报仇,为武门灭敌,可越贤却是因为巨灵神族的那几个字而来。

不错,在老者身边的貌美女子就是已经飞升仙界许多年的梦嫣仙子。

“这神剑,我看着十分眼熟。”梦嫣仙子说出了一句让剑宗老者也感到意外的话。

“血焰,你与这易峰是何关系?”剑宗老者对血焰魔帝问道。

——————————————————

后面还有2更至少,金牌砸来吧!!!雪人族皇者带着大家,一路向西北方向疾行,用了一个时辰,才算到达雪人族的族群聚集地。

不过,当那仙帝要侧身再次攻击时,易峰的斩天剑也呼啸而出,如此近的距离下,那仙帝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同时祭出一柄极品仙剑来挡。

斩天剑都无法击伤对方,易峰算是彻底认清自己与合体后期高手还有些差距。这些快要渡劫的高手,果然不是一般合体期修士可以比拟的,真元力实在太过浑厚了,对法宝的加持作用也十分明显。

而且,他们也看出来了,易峰即便是能够屠杀成群的合体初、中期高手,却没有本事拿下合体后期高手。

“追!”裂天镰也吼了一声。

阵法似乎将能量耗尽,终于停止了运转,紫色雷霆也不再落下。

可阵法之中,只有应成子这么一位分神期高手硕果仅存,但还被无数鬼头团团围住。

应成子呼喊易峰放他一马,奈何易峰根本未予理睬,自知万难逃脱的他,当即浑身火光大盛,当即就要自爆元婴,就算是自己死,也要拉上易峰与那墨蛟垫背。

一道极其刺眼的火光过后,震天介的炸响瞬时激荡开来,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劲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沧海风浪呈一圆形澎湃涌动,整个岛屿也在同时沉没大海。

谁也不敢再去靠近战场,谁也不敢去查看易峰是否在自爆中身亡,一个个都像惊弓之鸟一般,一刻不停地向大陆的方向飞去,中间又遇到许多强大的妖兽,能够安全回到的宗门的,也就两、三人而已。

星球上的唯一的一个传送阵周围,也被很多修士设伏,只等易峰出现。易峰想要真正摆脱幻灵星宗门的追杀,也就只有传送离开星球这一条路而已。在外面,蓝骄帝君却是依旧在应付着革膺帝君,而那革膺帝君本来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人,此时却显得十分絮叨,几乎让蓝骄帝君有点不耐烦。

当易峰稳定身形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掌和手臂居然裂开了几道血痕,这才知道那九魅狐妖的肉身品质已经强到了不亚于极品仙器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