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倾城师傅倾城爱 > 第61章:牛山濯濯

“锵!”“锵!”“锵!”……

“师傅!”滕青山站在门口恭敬道。

四大统领、十一位都统都坐在右边。黑甲军共有十二位都统,只是其中有一位都统在外。除了这十五人外,还有江宁郡城的‘郡守’以及城卫军的‘将军’二人。坐在四大统领前面。

江宁郡城的‘郡守’和城卫军‘将军’,滕青山并不认识。

“别提这个了,刚才听到了吗?九月二十八,臧锋统领要挑战青山统领呢。”

“哥,你不穿么?”青雨连道,“我知道武者穿上重的内甲,实力受到影响的。”

人,是很现实的。

因为一旦使用,特别对象是‘赤鳞兽’这庞然大物,恐怕就是穿透也难杀死!那……以赤鳞兽的反应速度,会直接给滕青山一爪子!到时候,滕青山将面临巨大危险。

“二十六天,令我筋骨力量再次提升了一万斤。而且看样子,远没到尽头。”滕青山也惊叹,这黑火灵根蕴含的能量之庞大,到如今,加上一开始自己突然增加的两万斤力量。如今一共已经增加三万斤了!

“好神奇的能量。”以滕青山对身体的感知,清晰察觉到,原本早就修炼到极致,无法再提升的身体,仿佛一棵大树被神奇生命之水浇灌,迅速地再一次长高一般。自己的肌肉纤维变得更加强劲。

……

经此一战,滕青山脸上手上也满是灰尘,略微洗了一下,滕青山也将其中的‘王陨’面具洗干净:“这个面具,是老头的,要戴的话,怕是要染发,麻烦不小。另外两个,倒是适合我用!”

滕青山将那刀疤中年男子人皮面具,戴在脸上。

可是,滕青山是肌肉筋骨的力量。

“不!”司马庆在半空中,无处闪躲。

滕青山眉头一皱。

嗤!

“老白!”黑长老凄厉喊道,只能眼睁睁看着断了一条腿的白长老,无力挣扎着,最后掉进岩浆中,燃烧起一团火焰!

轮回枪的扁平菱形枪头拍击在岩浆上,一股强大的反冲力作用在滕青山身上,滕青山仿佛一头雄鹰,再一次扑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上。

杜九在最前面,挡住他,其他人才有希望。

滕青山一杆长枪九尺六寸,一挥长枪,就能覆盖整个黑『色』大石头表面。所以说,这场混战,极为惨烈,极为精细。

……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高手!绝对的高手,比孟田强多了。”滕青山大吃一惊,随即心底反而兴奋起来,滕青山大笑着,同时整个人闪电般一个旋身,轮回枪划过一道圆弧,带着肉眼可见的气劲直接砸向银发老者脑袋。

滕青山一瞥岩浆湖周围:“各方势力,加起来近千人。能瞬间参战的只有两三百人。”

“呼~~~”

“成熟了!”

“七个人!”滕青山冷静站着没动。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呼!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人级秘籍?

“汩汩~~”白的刺眼岩浆,以那块湖中央的黑『色』巨石为中心,如泉水般不断朝外冒。沸腾的热气,令在岩浆湖边上的四人都是一头热汗。

三人接连落地,闻着那硫磺气息,三人熟悉地步入白雾中。

“那灵根,能生长在那种石头上,灵根绝对不凡。”

所以,就慢下来。

“嗯?”滕青山手持轮回枪,正看着两边的岔道,“一丝动静没有……”

脑中思索着,哪里能逃命,可嘴上却说的欢:“滕都统,这条通道没多长。前面就是大裂缝!”

“裂缝?”

“走,下去。”滕青山当先,一掀开藤曼,直接一跃而下。

“全归你,三壶?”

和这两大宗派比,归元宗要差上不少。

“先天强者,就是想要灵果,进入蛮荒中去找,不更容易?蛮荒中人迹罕至,宝物众多!有本事,进蛮荒嘛。”冀鸿说道。

“青山,咱们找这么久了,那个赤鳞兽到底躲在哪啊?上万人找,都找不到。连黑火灵果也找不到。”滕青虎无奈说道。

忽然,滕青山回忆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鳞幼兽,那赤鳞幼兽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从山崖上往下跳。

……

银发老者心底有了定计,便笑眯眯观战。

的确,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马峰手中重剑被震飞,在无法阻挡情况下,以‘火上浇油’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数万斤力气,都可以将司马峰给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时候,收住枪式。

青州第一宗派‘逍遥宫’也有过百人的队伍赶到,大量的或是出名,或是不出名的武者们也接连赶到,一个月时间,火焰山周围聚集的武者数量,已经突破一万。而每天晚上武者们都回到山脚下。

“统领大人他们回来了,准备晚饭!”

……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各位大人。”那杨塔朗声道,“各位的上等战马,暂时寄放在这。从这赶往火焰山。各位就骑这普通的黄鬃马吧!”此刻在府邸门口,已经有很多廉价的黄鬃马在那边了。这一幕令不少归元宗高手眉头一皱。

滕青山仔细看着。

第二副彩图,黑火灵根没变化,依旧银白『色』,叶子却变成了红『色』,果实也变成了红『色』。

独臂!

铁衣门老巢就在楚郡,占据地利,而且高手如云。

只是,李金福却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他了?他李金福,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滕青山今年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他李金福进入黑甲军,滕青山才四岁左右。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滕青山淡笑着道:“接着说!”

“他们发现,原来有一个吃人的怪物!”小二压低声音道,“那怪物,一片漆黑!一闪就没了,唯一看到那一幕的武者高手,也没看清楚,那怪物长得啥样,他只知道,那怪物一闪,一个人就被吞掉,没了!”

“嗯。”灰袍男子点头。

……

一个逃,一个追,很快就冲到大金庄北边的‘火焰山’中,这火焰山,之所以命名为‘火焰山’,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当然,这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火焰山,上面满是草木植物等。

在族长身侧的一位汉子急了,大喝一声:“你们这群武者!我金家庄面临大灾祸!请各位帮忙,可各位杀不了妖兽,还在这谈笑,你们还有……”

滕青山低头一看,这是一个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孩童。

那金家族长连说道:“这位大人,咱们金家庄这一个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那怪物给吃掉的。二娃幸亏没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则,当天也要被吃掉。”

呼!

……

他却不知道。

“呼!”

血人,血红的刀!

货车的车轮滚动着,行进在官道上,黑甲军军士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滕青山眉头一皱,客栈虽然不小,可是这下面就十张桌子。对方占了五张,只剩下五张桌子。黑甲军众人每人穿着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张桌子,即使挤挤,都显桌子不够。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马贼做的就是将脑袋别在腰带上的事,一个个都敢于冒险。或许强大马贼团伙中,有的团伙顾忌黑甲军,不动手。可是……徐阳郡是整个扬州十三郡中最『乱』的两郡之一,马贼势力最为猖獗。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你给我听着!”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候,大量的马贼仿佛『潮』水一样涌过来,后面同样有大量马贼涌过来。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在滕青山前世世界的历史上,在千军万马中,夺上将首级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今天,滕青山就展『露』了这一手。以他如今的枪法,这些马贼连阻拦他的脚步都不能。不过为了保护朱崇石等人……

“五万两银子?你也太瞧不起自己的小命了!”滕青山盯着他,淡漠道,“五十万两银子!你现在拿出来五十万两银子,我饶你『性』命。如若不然……”滕青山一抬轮回枪枪尖,指着大当家的脸。

五十万两,是很大一笔数目。可大当家不敢有丝毫迟疑。

“记住,你只有一盏茶时间!”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大当家脸『色』大变。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滕都统!”那魁梧男子直接拱手笑道,“我刚来江宁郡几天,就听闻了滕都统的大名!黑甲军最年轻,最前途无量的都统!我原本还在想,要想见到滕都统一面,怕是难了。可没想到诸葛叔叔他这次竟然就是让滕都统来帮我保这一趟货!也让我能提前得见滕都统啊!我心中也是喜不自胜!”

富甲天下的财神‘朱童’的第九子——朱崇石。

滕青山心底暗赞,那位财神‘朱童’教育儿子也有手段,这朱崇石谈笑间都让人如同沐浴春风,心里舒坦。滕青山最讨厌遇到那种自认高人一等,将别人呼来喝去的纨绔子弟。

“哦?”诸葛云惊讶地转头看向滕青山。

诸葛元洪的智慧,九州大地上谁不知道?

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

“那七八十名护卫解决容易!我麾下兄弟们,调遣五百名弓箭手,两轮弓箭,就能灭了那些护卫!”大当家皱眉道,“最麻烦的还是黑甲军那二十三人!连人带马,一个个都披着重甲。刀剑难伤,要杀他们,损失的兄弟绝对不少。”

“你懂什么!”大当家喝道,“都统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骑是赤血马!以赤血马爆发的速度,那都统想逃,咱们怎么拦得住?别说他,就是那两匹青鬃踏雪马,飞奔起来。也就我的‘追风’,能够赶上。其他人一个都追不上!”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青山,你找我有事?”滕青虎最近春风得意,五十名伍长比试,他取得第一,得了百夫长之位,当然骄傲。

“都统大人……”田单等人看着滕青山。

当即五百名军士在统一调配下,分到四家酒楼中去。

看守族人们疑『惑』的很。

“青虎回来啦!”

“李二叔。”滕青山也笑着打招呼。

“从今天起,我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的都统,为……”

直接让表哥当百夫长?

滕青虎通彻三条,就是第四层大成,开始修炼第五层。

一时间涌出诸多念头。

“是!”另外四位百夫长也躬身。

直接让黑甲军军士,以审问罪犯的手段,恐吓、刑具威胁等等,黑甲军一摆下阵势,立即就有一个人吓得说出来,开始审问仅仅半个时辰,另外二人也都吓得将一切都交代出来了。

一个一开始只敢躲在远处放飞刀的,又能有几分手段?

“大哥。”那受伤的大胖急切喊道。

那银发中年人也将二胖尸体放在马上,大胖也上马,这几人立即驾马飞奔。这董延几人麾下的马,都是能日行千里的好马,这瞬间爆发的速度,令滕青山和田单二人只能望着对方背影。

其实论速度,田单或许赶不上,滕青山却是能赶上的。

一小布袋子紫金,有十斤,也就能理解了。

毕竟这开采紫金,每月产量不可能完全相同。

只见被割开处,流出的鲜血,都是红『色』的。

“这……没有,我和青山老弟都不认识那几人。而且其他人也没看到。”田单拱手道。

现在的白崎,那就是个疯子,去了,完全是受罪。

“统领大人?”滕青山一惊。

黑袍银发老者眼睛眯起:“滕青山!”

如果滕青山和田单一开始就『露』面,吓跑对方几人,也不会有事。其实滕青山和田单,一开始是想看白崎吃瘪,可看到那白崎占着上风,心里还不爽着呢。谁想这一转头,白崎就中招了。

“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田单喝道,“咱们现在要做的有三件事,第一,请大夫治好白崎都统,第二,查出这么多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带出去的。第三,立即将事情传到江宁郡城去,让统领、宗主他们拿主意!”

“嗯!那麻烦老杜你了。”田单点头。

“我们尽力就成,查不出来,我们也没法子。”刘和轻笑道。

“醒了?”滕青山四人都站了起来。

可是五行拳中的‘炮拳’衍变的枪法,滕青山一直无法创出,滕青山有感觉,自己再拆解、融合《烈火枪诀》的同时,对火属『性』的领悟也在提高,对炮拳衍变出的枪法,脑海里也更加清晰。

滕青山此刻,心情大好,当即持着轮回枪开始在紫晶矿区内巡逻起来。

吴大甘随即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就在这时候,大黑胡子壮汉大步走了过来。

李老三和白崎,一前一后,就这么下了山。

白崎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一起死吧!”周围只有几名苦工,并无兵卫。而且对方有接应的战马,白崎已经顾不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