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倾城师傅倾城爱 > 第78章:高山仰止

秦云楚一脸厌恶,嘲讽的道:“什么未婚妻,我秦云楚不承认。顾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你出身再好也改变不了你是残废的事实,本世子也不娶你这个死残废。”

“不客气。对了蓝弦小姐,关于三天后上艺术人生的事情,你的经纪人有给你腹稿吗?”墨云天的经纪人很自来熟的攀谈着。

更没有给蓝弦制定计划,蓝弦负面消息出来时,星娱也没有第一时间替蓝弦摆平……

“谁的电话?”

蓝弦没有融柳那般的高调,但她的温婉与坚定却有着和融柳的强势一样的功效。

“蓝弦是吗?很个性的新人,希望你一直保持你的这么份个性,别让我知道你这是做了表子又立牌坊。”

公关部的经理摇了摇头,这个世界的人都很怪,先是莫总直接点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当代言人,紧拦着就是这个艺人挑剔整份合约最有利的一条,偏偏这条还是莫总特意加上去的。

“那一条,我不接受,所以我不签,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蓝弦挣开邵阳的手,示意白雪和她离去。

(莫放的事情,一不小心写多了,呜呜呜……原谅我,我舍不得不写,这个头号男配,虽然从来没有出场,可却是相当的重要。莫放,我一直好喜欢的一个人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写莫放的故事,一定把莫放写成一个温柔的小受……嘻嘻,木错,如果我写莫放,就把莫放写成男男恋……捂脸,某彩猥琐了……)看着这光头男的眼神,蓝弦明白他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了,在娱乐圈这个讲究外表的地方,经纪人不要长得多美但却不能像面前这位仁兄一般,长着一副牢改犯的脸就算了,那眼神还跟混黑社会的人一样,这也就是见怪了各式各样人物的融柳了,可是换着别人保准会被他吓的不敢言语。

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这是必需的,她必需让莫庭明白,她蓝弦是不一样的,她蓝弦不是玩物。

因为蓝弦很明白,从今天起她才是狗仔会花心力关注的对象,而她想要保护自己的隐私……

剧中男配琴宵的扮演者一身白衣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暗岩的扮演者一身火红纱衣尽显妖孽之美,这两人的出采表现稍稍掩云了墨天王没有出席的遗憾。

这些都是r&m集团每个代言人必须遵守的,不过蓝弦的合约上又多加了一条,上面写着:全力配合r&m集团,无条件出席r&m集团相关活动。

为了公司的事情,为了她的事情,莫庭一刻不得停歇,可就是这般忙情况下,依旧不忘来接自己……蓝弦不说话还好,一说白雪更加的担心了,一张脸也是吓的惨白惨白的,黑道的手段不是想你想扛就的扛的住的……

“蓝弦,你确定这就是你的选择吗?不向制片人与导演妥协,不向这个圈子的潜规则妥协。”白雪的话有几分激动与烦燥。

当莫庭那辆独一无二、标志性的房车一到达盛世皇庭门口时,众人就惊了,莫总居然来了?

“蓝弦姐,祝你新剧大卖……”

“咦?”一踏进来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看到,莫庭感觉很奇怪,不是说在酒店没有离开吗?

便挂了,至于这一句不错,到底是指什么,恐怕只有蓝弦与莫老爷子自己知道了……

看秀的人眼中再也没有其他了,他们的眼睛只盯着那火红的身影,她移到哪他们的目光就跟随在哪里。

想到这点蓝弦便毫不犹豫的打开门,大方的走出去。

不管是狼是虎,现在她都是莫庭的猎物,蓝弦充分的引起了莫庭的好奇,而蓝弦没有任何意外将是她莫庭下一任女友……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报警?这个念头从白雪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打消了,要是报警了,蓝弦就毁了,不仅名声毁了,下半生也毁了……

而且等到警方来,也晚了。

当然,看到看秀的那些人惊艳的眼神,蓝弦相信r&m集团有自信的本钱。

“蓝弦,莫大少真是你的男友吗?”

原本这个问答的环境蓝弦就要坐到嘉宾席上去,但在总统之爱的周旋下,蓝弦可以默默的站在镜头前了。

剧本颜末看过了,很适合蓝弦,而整个电影也是大制作、大投资外加演员,凭墨云天的实力与蓝弦的演技,那部片子一定会大卖,拍的好说不定蓝弦可以凭此拿奖……

“她是天皇巨星,明星的明星,是所有艺人努力的方向。”蓝弦中规中矩的抛出张大导演对融柳的评价。

蓝弦相当无聊,这年头记者的问题好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她怎么会跳,来个有难度的好不好……

karl将中国古典风味和现代美完美的揉和在一起,即展现了蓝弦身上那古典气息,又不失时尚气息。

这样,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不会因为一个爱情游戏而失心,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患得患失……

“蓝弦,你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和你说好了八点半到公司的吗?怎么现在还没来,你有没有搞错呀,你要不要混了?还没红就开始耍大牌,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呀……”

太像了,虽然五观和身形不像,可是这动作这表情,真的太像那个人了……身为艺人,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比如关于这个代言的事情。

对于此,大家都没有任何的异议,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往星娱的播放厅,那里早就做好准备了。

“自己开经纪公司?为什么?”蓝弦立马回神,一脸不解的看向莫庭,眼中尽是迷惑……

莫庭身手灵敏的一个翻身,在蓝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个弹起人就跃到了蓝弦的面前。

我不希望我成为一个只有傻劲没有一点内涵的女人,即使那样的女人是戏中的主角,可我看不起那样的女人,我想要变得和lisa一样。

面对这样的情况,导演组即高兴又失落,《无可救药爱上你》注定会成为今年热门的大剧,但是这个剧的主题却只有一个人。

导演笑了笑:“公司打来电话,要求改剧本,把lisa的戏份加重,要求不比女主少,一定要保证每一集都有lisa的身影。”

“蓝弦,我们走运了……”白雪激动一把将蓝弦拉进办公室,嘭的一声就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了。

而这又是另一段征途的开始……

蓝弦喜欢演戏,但是蓝弦从来不是一个笨蛋,在某国的国情下,她的个人意见,完全可以被忽略。

没办法,僧多粥少呀,为了上位,为了赚钱,这一点污辱又算得了什么……

可演员的试镜基本上没有公平可言,前后的顺序相差很大,前面出场的只要不太差,一般都会给导演留下极好的印象,而后面出场的,除非压得过前面的,不然的话你根本无法在对方心中留下印象……

王亦诗一句“感激”的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蓝弦的嫉妒,蓝弦身后都有一个莫庭,大手笔的为她出动部队,干吗还要来和他们这些小人物抢一个角色……

他很想敲开那门,告诉蓝弦他会找出陷害蓝弦的那个人,他会护着蓝弦不受人欺负。

可就在转身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轰鸣声,这个声音墨云天很熟悉,这是直升机的声音。

蓝弦与莫庭两人相视而笑,眼中都有着深深的骄傲,他们都在为对方骄傲……

毕竟昨天后台发生的事情,沐菲可是功不可没,没有她去找蓝弦麻烦,蓝弦也不会引起墨云天的注意……当蓝弦转身时,就看到莫庭脸上那狐狸般的笑,再看莫庭站的位置,刚刚好卡在进出浴室门的中间,这……

“蓝弦,不是blue,我记住了。”美国佬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更加的欣赏了,名字是父母给予的,是父母对孩子最美好的期待……

邵阳不只一次想着,背地里动点手脚,让莫庭把蓝弦甩了吧,可又实在不敢下手,万一出了点儿意外,泄露出去了,星娱就不用混了,他也准备蹲监吧……

蓝弦看着王亦诗,双眼平静的无波无澜,只把王亦菲看的眼色闪烁不安才缓缓的道:

不知有是有意还是无意,八成以上的报社都选择了蓝弦与莫庭相视一笑的那张照片。

演艺圈的人都是人精,昨天的事情想必这些人都知道了,颜总监准备捧的人,他们怎么会怠慢。

厕所的味道真难闻。

“如此就多谢大家了,日后各位要有机会到中国,我一定带大家去领略东方神秘美,让众位见识泱泱大国的风度……”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记者们也是聪明的人,立马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虽然犀利的不敢问,但一些小料,还是要报一报的,蓝弦也相当的配合……

因为,当《无可救药爱上你》热播时,蓝弦的各种新闻都被炒大了。

要成名除了实力与外貌外,与记者周旋也很重要,而蓝弦目前俱备了外貌,至于实力?能在经纪人和队员的排挤下如此游刃有余,实力应该不弱,颜末明显是看好戏……

只一个背影可是众人似乎看到她被队员伤害的痛,那个女子在逞强,明明受伤了却不想让记者们看到,不想借此博取同情……

叶灵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便再次挂起职业的微笑,招呼众记者……

蓝弦歪着脑袋想着,也不知,这样的莫放,他的人生伴侣会是怎样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颁奖嘉宾是橙色年代的老总,此时他正在台上,说着几句勉励新人的话,半响后,才开口说着:

他有一副让女人心动的身村,更拥有让女人心动的身份.

莫老爷子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主,这一等硬是让蓝弦等了半个小时,蓝弦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半个小时一动不动,腿早就麻了,趁莫老爷子不注意时,悄悄的将身子左右微侧着,好让自己的双腿能换着休息一伙……

莫家原本指望着莫放从政,可莫放现在那样子肯定是不行的,即使从政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媒体并不由我掌控。”蓝弦一脸淡然的将报纸折了起来,她和墨云天马上要参加《神之子》最后一站的宣传,而在这里无可避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白雪的提醒是正常的。

“专心工作吧。”白雪拍了拍剧组小妹的肩膀,然后一脸得瑟的跟在蓝弦的身后。

“是橙色年代的王亦诗,安慰一下蓝弦吧,好莱坞那边看中了蓝弦,但最终没有通过,具体的原因不知……”

别说他们了,在华语圈子里,除了顾子寒外,还没有人知道呢,要知道莫庭在背后操作这事时,提前给各方打好了招呼,结果没有出来前,绝对不能透露半分……

他不解这个蓝弦到底有什么魅力,虽说有几分傲气,但更多的是青涩,她怎么就能引得墨云天的注意呢?

要说,蓝弦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星娱的打电话之前,盛世皇庭公关部的经理刚好接到了他们老板莫庭的电话:

“不行……”莫庭想也不想的就摇头。

蓝弦坐在那里,紧紧的握着手机,希望下一秒那人能来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也好……

当然有挺蓝弦的,肯定也有黑蓝弦的粉,黑蓝弦的人则将大金集团的事情爆出来,说是蓝弦与大金集团的人有染,为了上戏攀上他们,莫庭一个不满灭了大金,也甩了蓝弦……

“最佳新人奖是怎么一回事?”

国庆快乐,国庆快乐!就在蓝弦不停的上节目、接工作时,莫庭也接到了莫老爷子的电话。

,蓝弦感觉怪怪的,一下节目就立马打开手机,想着是不是莫庭在背后说她了……

蓝弦本不想理会,可不想却有人送了一个话筒给她,而且一副,我警告你,小心点的神色。

真是的,又摔了一个杯盖,那套茶具还要怎么用呀,不需要补过一套新的吗?

他不放弃,也不甘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努力这么久,眼看皇位就在眼前了,这要他如何舍得下。他们同样是父皇的儿子,他自认不比他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没有一个手握兵权的外公,他没有一个当皇后的母亲,但除此之外,他轩辕曦比轩辕晗优秀一百倍。

“如此大手笔的行动,以及军营里的混乱,司徒府却没有传出一点消息,不觉得怪吗?”

轩辕晗闭上眼,想着,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斗晌后,睁开眼睛:皇宫?我知道了,他们定是打皇宫的主意。

咳咳,皇儿,父皇没事,一时半伙死不了。话虽如此,可却立马咳出一口血来。

“婉如,要幸福。”知心上前一步,但被轩辕晗拉住了,只是眼含泪水的对婉如说着。

“爷,属下……”吴清愧疚的低下头,他当时是只是太担心了爷了,才会那样想,太子妃的恩,他当时的确欠考虑了,一心只记得爷的伤,却没想过知心太子妃到了这落霞院的反映。

宇定南,那个温的男子为了权势可以化身为兽,宇定非,虽有大局为重,但依就放不下自己的权势,这段时间他的动作也是频繁,不过他较有分寸,所以,他也就不去对他下手了。

给读者的话: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

知心扶着轩辕晗一路小心意意的避开着沿路探查的官兵,慢慢的往城门口走去,一路行来,虽然有轩辕晗在一旁提点如何躲避盘查,但知心还是紧张的混身是汗。

就在知心专心观战时,一名黑衣人突然现身跪在二人面前。“属下救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那‘他’呢,联系‘他’,让‘他’出手一定成。”想到‘他’,女人如果想到救命稻草一般,‘他’的能力他们都知道,一出手,必成功。

司徒大将军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出皇宫,他现在,有太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小心谨慎,那么毁的就是整个司徒族。

知心一个人坐在那天她醒来的小屋子里,焦急的等着,这几天晚上,轩辕晗每日都要出去打探消息以及收集资料,她坐在这里,真的很担心,虽然知道影以轩辕晗的名义出了这益州,益州的防守会减弱很多,但轩辕晗要做的事还是很危险。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晗,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秦知心没有理会那睡意浓浓的轩辕晗,只是一个竟的高兴的说着。

“娘,知儿很好”不论什么原因,只要娘亲开心,那知心也就开心了,看这个样子,娘这一个月在相府也过的不错吧,知心看了看轩辕晗,不知为什么,知心就认为,这一定和轩辕晗有关。

轩辕晗看到秦知心在看他,便调皮的对她眨了眨眼,那样子,甚是可爱,知心忍不住“扑哧”一笑。

“娘这段日子过的还好吧,二娘没找你麻烦吧。”看这个样子,娘这段日子应该过的不错的,可是那二娘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不欺娘?

“皇上,此时再多说天灾的事亦无议,当务之急是立即请太医前往呀。”司徒老将军,皇后的父亲走了出来,语带恳求。

“瘟疫,益州怎么会好好的有瘟疫,而且还在这个时候传来。”听到闻人靖暄的话,知心六神无主,显些跌倒,怎么可能,瘟疫?

说完,闻人靖暄都觉得这话没有力度,瘟疫还会看你有没有人保护吗?可一时,他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安慰知心。

“是,爷”吴管家一直都很佩服自家的主子,温的表面有着一颗七巧的心,足不出户,却知天下事,抬手之间便可谋篇定局,这三年的时间爷只是低迷,却没有失了那骄傲与自信,现在的爷比三年前更甚,轩辕曦在爷手上讨不得一点好了。

“秦知心的安全交给你了,这段时间,我要她毫发无伤。”

“不跟他们走,难道凭你带路,我们出的去?不仅不能救知儿,还会把我们搭在这里。”这是轩辕晗的话。

“知儿”一进入黑族,他们遇到不是黑族的阴谋也不是黑族族长,而是坐在医馆前,为众人医治的知心。

“知儿”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燕子楼的楼主依就是韵琦,我不过是暂代,我与韵琦的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皆姓“幽”,为下一任燕子楼楼主。”这是他对眼前这老人的承诺,燕子楼对他来说只是个情报楼,但对这个老来来说却不仅仅只是个情报楼这么简单,这是他的爱恋,他的寄托,只有幽姓的子孙才可以继承。

“王妃,到了”大概是巳时,也就是上午十来点钟的样子,秦知心和吴清,当然还有那超高规格的马车到了断崖底下。

“走吧”趁着这天气还不错,上山吧,晗还在等着呢。

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衣衫脏乱的闻人靖暄,轩辕晗笑了笑。“本宫不屑与一个失败者计较”

“我会帮你。”闻人靖暄看着轩辕晗说了这句话,便从他身边走过。

知心只是婉尔一笑,事情都过去了,再纠缠也无意义,而且,现在的婉如,能如此知足幸福就好了,看着婉如那圆滚滚的肚子,伸了摸了摸。“你快生了吧”

一旁的丫鬟立马乖巧的上前,看样子,婉如在持家方面确实很有一套,整个府上井井有条,下人恭敬守礼。

临近傍晚,吴管家总算看到轩辕晗的马出现了,顾不得年老,也顾不得那还有那么一段的距离,立马跑了上前。

“知儿,你放心,晗定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无论有多难,我都会做到。”

知心点了点头,她相信轩辕晗的话,虽然难,但他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尽力去做,再加上有靖暄的帮助,想必他也会轻松一些。

“母爱,我娘才不会有这么东西,如果不是我争气,得父宠,能帮她争宠,她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婉如不屑的笑,在她娘眼里只有有用的孩子与无用的孩子。

婉如的指责让知心不解,她从未得过父亲的宠爱不是吗?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希望娘和自己能在那秦府活的更容易一些。

“是”知心抬头,眼神直视皇帝

虽知定是则安做了什么事,落了把柄在他手里,但宇定非还是质问了出来。“敏之,什么意思?”

影没有看向宇定非,也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宇则安,“则安堂兄,你对敏之的处理有意见吗?”眼里则透着禁告,你该知道,一旦那些事情暴发出来,会如何?

“不等两天后,和太医院的人马一同进吗?”

“我前去前边那个茅屋等。”刚刚来时,黑言舒发现,那小道旁边有几户人间,零零散散,但因益州的事,那几户人家全搬走了,只余空空的房子,他们刚好借用一下。

他们趁乱混进来,也就这么一下,再多一刻就会被发现,他们进了行馆有轩辕晗护着,反倒会安全一些。

“我们上去谈吧”半天才发现了药膳坊的异常,知心便先行一步往二楼走去,轩辕晗也跟了上去。

“秦府”知心说到这两个字,泪已止不住的往下掉,她与轩辕晗之间隔着太多太多了。虚情假爱、郑怜心、秦府还有娘的死。

上了岸,知心看到眼前茂盛的树林,不得不敢叹,黑族那是个什么鬼地方呀,层层天险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如此恐怖的树林在此里,纯心不让人进去的吧。

轩辕晗摇头笑了笑,带着知心径直往前走,不顾跟在身后的闻人靖暄与吴清“是知儿提醒了晗,知儿还要谦虚。”

听到轩辕晗的话,闻人靖暄有些得意,但也有些害怕,这个男人看事情太透了,难怪他对上他,没有胜算,难怪知心会选上他。

“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回父皇,虽然此女和儿臣的姐姐长得一模一样,但……”

他们一回来,影便利用太子特权从太医院抓了一个据说是治外伤最好的御医过来,那御医确实不错,半个月的时候,已好了大半,当然,吴清除外,他现在依就躺在床上,无法起身。

“定北堂兄言重了,今日定北堂兄的话敏之记住了,敏之定不会忘了定北堂兄今日的相助。”是的,今日的话题如果不是宇定北的掺和,又怎么会全往宇定南身上兜呢,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像他外表那样粗犷,他很细腻,也很懂得审时度势。

影明白了宇定北的意思,看着他真心的一笑,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才懂得的眼神。